热衷耍宝 但不好笑

【BS】我的挚爱二人

标题:我的挚爱二人/My two favorite people*

原作:DCU

作者:Isgaard/伊思嘉

分级:G

警告:OOC,以及奇怪梗合集。看完就忘了吧。

配对:布鲁斯(蝙蝠侠)/克拉克(超人)

声明:他们不属于我。

Summary:家庭关系,漫无目的的谈心。以及痛痛飞。

 

 

 

旧文重发,看过的可以关掉了

=======================================

 

 

 

(1)

 

“嗨,克拉克!一个好消息,”布鲁斯熄了火,正要下车,“待会回家的时候能去接一下达米安吗?夜巡前我送他去看牙医了。”

 

“你说什么——等等,布鲁斯。你真的……?”

 

“我送他去看牙医了。重复完毕,收到请回答。”

 

“干得好,布鲁斯。”蓝牙耳机里克拉克的声音愉快到有些不真实,“我会去接他的。”

 

布鲁斯听到楼顶的一点响动。打断通话的家伙通常都让人讨厌,他在心里想道。但当务之急应该是立即下车检查一番,而家庭琐事都应该暂推一旁;于是他只好压低声音:“听着,克拉克。总之——别飞过去,换了衣服也不行;这事没得商量。”

 

他沉默了一会儿,听他丈夫的回复。“不,亲爱的,你以为哥谭人会像大都会人那样傻乎乎地对巷子里的风吹草动不当回事吗?”布鲁斯一边嘟囔着一边开了车门。他正要下蝙蝠车,一颗子弹却从五楼窗口打了下来。在子弹打中他之前,布鲁斯迅速关上了车门。

 

“——我是对的。”坐在驾驶座上舒了一口气后,蝙蝠侠如是说。

 

 

(2)

 

站在医院门口等出租车真是怪无聊的。克拉克看了看达米安——男孩正倚着路灯摇头晃脑,麻醉药仍然在发挥着作用。他叹了口气,走到达米安身旁,牵住他的手。

 

过了好一会儿,达米安才握紧他的手,靠了过来,将脑袋埋在克拉克的腰间。他闭着眼恹恹地说道(那声音几乎就要淹没在嘈杂的环境音里): “拔了牙之后我还能吃阿福的甜点吗,克拉克?”

 

克拉克望着他毛绒绒的发顶:“抱歉,达米安。在你彻底好起来之前大概都不能了。”

 

“但我要是非常想吃呢?”小知更鸟抬起头,望向他另一父亲的蓝眼睛。

 

克拉克含着笑亲了亲他的脸颊,好像这样就能让他的牙床和咬肌不再那么又麻又痛似的:

 

“那就快点好起来吧。”

 

 

(3)

 

“你不能这样对我。”达米安缩在被子里,克拉克正握着他的手。小男孩朝他抱怨道。

 

布鲁斯兴致缺缺地翻开书,又皱着眉合上:“我当然可以,达米安。克拉克现在是你的法定监护人之一,他照看你,是他的义务与权利——相反,你不能指使他帮你看奇趣蛋里的玩具,也不能把他当成活体显微镜。即使他是你的监护人。”他挨了克拉克一脚。

 

达米安将被子拉过头顶:“不!你就这样做了!”

 

“还有——在你去拔牙之前你都不能再去夜巡了,”布鲁斯干巴巴地说道(克拉克正瞪着他呢),“你那颗牙就快掉了,要是他们拿到你的牙怎么办?再者你最近因为那颗牙话都说不好,很容易就被罪犯拿来跟近来同样因为换牙话也说不好的达米安·韦恩联系起来——”噢。克拉克又踢了他一脚。

 

现任罗宾愤然地在被子里打滚。“稍安勿躁,男孩。克拉克会给你念睡前故事的......别这样看着我,克拉克。”最终布鲁斯落败于克拉克的眼神之下(绝非热视线)。“好吧,我来念——亲爱的,你昨天读到哪儿了?”布鲁斯抖了抖书页,一张书签掉了下来。

 

“现在我们没有书签了。”他捧着书宣布。达米安玩着克拉克的手指,悄悄翻了个白眼。于是布鲁斯跳过了前言,决定从第一页开始读起。

 

“不可避免,苦杏仁的气味总是让他想起爱情受阻后的命运……呒,我是不是拿错书了?”

 

 

(4)

 

此事的唯一后果即是布鲁斯与克拉克单方面向他宣布了他们的“冷战”(都是借口),而达米安将作为他们之间的韦恩墙(他宁愿他们管这叫三八线)与这对(正在“冷战”中的)世界最佳搭档度过黑暗的一周。

 

 

(5)

 

“达米安?”克拉克将目光从报纸上艰难挪开,“刚刚是你的手机响了——还是你在,呃,唱歌?”

 

达米安飞快地挂掉通话。尽管他正试图皱眉,挤出一个不满的表情来,但克拉克还是注意到了一点没有掩盖好的羞恼:“——那不是手机。”

 

克拉克“唔”了一声,又低下头继续看报。然而他盯着报纸上的那个单词,似乎已看过它许多次;可仔细回忆又觉得好像什么也没有看明白。克拉克意识到他怎么也无法继续阅读下去——好奇心最终还是占了上风。他不禁出言问道:“我的错。那是你们的通讯器?”

 

话音刚落,铃声又响了起来。这一次布鲁斯眼疾手快将通讯器拿到了手上。头像显示的是匹紫色的马,备注名却是瑞文——

 

“Daddy, why did you eat my fries?

(老爸 你为何要吃我薯条)

I bought them, and they were mine

(我买了它 它就属于我)

But you ate them, yeah ,you ate my fries

(但你吃了它 吃了我的薯条)* ”

 

“哇噢,”克拉克一时不知道重点应该是这达米安自己录制的铃声还是——“布鲁斯,你真的偷吃了他的薯条?”

 

拉奥啊——他居然真的问出来了。

 

 

(6)

 

克拉克牵着达米安的手,而布鲁斯正在耳机里念叨;他似乎刚刚从一个罪案现场离开,此刻回到了蝙蝠车里。

 

“好吧,达米安。你父亲要我问你现在是不是还保持着清醒——过来跟他说两句?”克拉克弯下腰来。

 

小知更鸟踮起脚尖,贴近克拉克的耳朵,仿佛要跟他说些什么悄悄话似的。只是伤口上压着的棉花让他的发音变得有些含糊不清:“我很好,啃人狂(Bite-man)——噢——蝙蝠侠(Batman)。好吧,晚上好,父亲。”

 

克拉克大声笑了起来。达米安紧握着他的手,抿着嘴瞪着克拉克,直到克拉克收敛了他的笑意才挪开了目光。克拉克听着他的丈夫在听筒里自言自语道:“我是不是该为他还能分清我(Father)和更远(Farther)和农民(Famer)之间的区别开瓶香槟?”

 

“你可以问一问阿福,贝特曼(Bateman)。”

 

“恨你,亲爱的。”

 

“我的荣幸。”

 

 

(7)

 

 布鲁斯似乎对于他被控诉“偷吃儿子的薯条”这事有些耿耿于怀。于是在某个就连克拉克也没有发觉的瞬间,他拿到了达米安的通讯器,并且直到早餐结束仍拿着现任罗宾的通讯器不放。蝙蝠侠与罗宾在餐桌上开始一段让人眼花缭乱的争斗变得在所难免。

 

“克拉克!呼叫一下他!”无披风无面罩版的蝙蝠侠对无披风有眼镜的超人发出了指令。而同样无披风无面具版的罗宾看向了他。他或许就要被达米安的眼神给打动了,也许他有过那么一瞬间想要停止这过于冲动的行为——但克拉克仍旧下意识地遵从了蝙蝠侠的指令,按下了呼叫的虚拟按键——几乎所有人都知道,(通常情况下)听蝙蝠侠的总没错。

 

达米安的通讯器再一次响了:

 

“Daddy, why did you eat my fries?

(老爸 你为何要吃我薯条)

I bought them, and they were mine

(我买了它 它就属于我)

But you ate them, yeah ,you ate my fries

(但你吃了它 吃了我的薯条)

And I cried, but you didn't see me cry

(我哭了 你却看不到)

Daddy Do you even love me?

(爸爸 你爱我吗)

Well, I wish you'd show

(我希望你有所表示)

Cause I wouldn't know it*

(因为我感受不到)

......“

 

忽然一切都安静了下来,庄园里似乎连鸟类啼鸣的声音一时间也找不到了;阿尔弗雷德有些忧虑地朝这边看了一眼。但对于布鲁斯、克拉克与达米安来说,此刻世界上就好像只剩下了他们三个,而一个更为年幼的达米安正穿过电流越过时间对着此刻的他们唱着首又滑稽又伤感的歌。

 

“这就是一首插曲,”最终达米安打破了沉默,僵着脸说道,“它来自一个动画。我只是答应了某些人唱这首歌而已,只是一个赌约——没有其他的意思。”

 

克拉克眨眨眼,走过去拥抱住了他:“下次布鲁斯不会再有机会偷吃你的薯条了,我保证。”

 

“我才不介意。”达米安也伸出手环抱住了他。

 

布鲁斯看了一眼手里因为没有接听而自动挂断的通讯器,决定晚上睡觉时再告诉克拉克——作为他居然没有在这个时刻拉上他一起拥抱的一点小惩罚——达米安将对他的通讯分组命名为“My two Favorite people”。

 

 

(8)

 

“你们打到车了?”布鲁斯说。

 

“是啊,”克拉克拉开车门,让达米安先进去,“等得有一点久。”

 

“我早说了,你应该让阿福去接你们。”

 

“你答应过我的,布鲁斯——让阿福好好休息一晚。正好我也想跟达米安单独相处一会儿,”他听见另一侧蝙蝠车启动的声音:“你准备回家了?”

 

“是的,”布鲁斯做了一个深呼吸,然后长舒一口气,“是的,正在路上。今晚一切太平——我就像个安乐椅侦探一样站在现场就解决了那个案子;剩下的交给戈登。虽然安乐椅侦探这个词听上去就像是为了侮辱我而创造的。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哥谭警局的出警速度比以前要效率得多,跨海大桥那儿的一起飞车抢劫在我过去之前就已经解决了。而且——今晚我见着戈登带了几个好小伙子来,穿着崭新的制服,来到这儿破案——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克拉克......我......感到很满足。哥谭在变好吗?”

 

他柔声回应道:“这是你努力去斗争的结果。这是你的荣誉。”

 

“是我们的。我们所有人。”布鲁斯带着笑意说,“待会我去路口接你们?”

 

克拉克将自己塞进出租车后座,并关上车门。他望着既明亮又黑暗的街道向后退去,几乎就要想不起最初来到这里时混沌阴翳的样子。

 

“迫不及待想要看达米安的新形象?”他从回忆中抽身,对着另一头调笑道。一进车厢便昏昏欲睡的小知更鸟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霓虹灯与路灯的光阴在他的脸上交替出现,但似乎又从未停留;这让他看上去变得柔软,懵懂,充满稚气,忽而变成了千万同龄人所共有的一种属于孩童的脆弱模样——可事实上,他正在长大,向前走去,步伐坚定,纵使路途崎岖坎坷也绝不停歇。克拉克将达米安放平,让他枕在他的腿上。他的动作熟练又自然,就如所有那些家长都会做的、刻入他们自身意志与本能的动作一般;随后他又用手臂将他们的男孩固定住,好让他的睡眠不受颠簸的惊扰。

 

“是迫不及待想要见到你们。”在他为达米安整理衣襟的间隙,布鲁斯忽然轻声说道。若不是克拉克一直在关注着,若不是克拉克几乎能听到一切,或许他就要错过它了。他正整理头发的手顿了顿,但最终仍是落下,抚平了达米安被蹭乱的刘海。

 

他以同样的轻声回答了他的丈夫:“别着急,布鲁斯。很快就要到家了。”克拉克一边说着一边从口袋里找出手帕,叠好后便垫在小儿子的脸颊旁——这很快招来了达米安的抗议。

 

“你觉得我会睡着是吗,克拉克,”他嚷嚷,“我才不会!”

 

“噢,你当然不会。我的小英雄。不过我坐在这儿,看不到你的脸。为了证明你没有睡着,我们来聊聊天怎么样?”克拉克放缓声音说道。

 

“这个借口真是糟糕透了。”布鲁斯评价。

 

“当然。”达米安说,“当然了,克拉克。我们来聊天吧。”

 

克拉克搂着他,安静地等待他的小儿子说话。但又过了十来秒,他感到依靠在身上的重量,才意识到他已经睡着了。

 

 

 

 标注*号部分来自动画adventure time

 

 ——END——

 

补充:

布鲁斯知道达米安为瑞文设置的通讯头像是暮光闪闪,同时他也知道达米安的所有分组命名都来自探险时光的每集标题。毕竟他全都看过。

 

 

 

 

这么ooc其实并不想发出来。只是突然发现不发就凑不满六个格子,作为一个从心的人,我发了。

 

评论(8)
热度(141)
© Isgaa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