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衷耍宝 但不好笑

【BS】生长痛

奇妙恋爱日记。

 

 

标题:生长痛

原作: DCU

作者:Isgaard/伊思嘉

分级:  PG-13

配对:布鲁斯(蝙蝠侠)/克拉克(超人)。斜线有意义。

声明:他们不属于我。

Summary:爱没有停止生长的时候。

 

 

 

 

 

他睡不着。就如他少年时期的很多个夜晚一样,睡眠总是很难降临。相对的,有些情绪是见不得光的;在人潮中它们不会出现,在阳光里它们不会出现,它们只在安静的、令人辗转反侧的夜晚显露,在黑色和沉默里缓慢地折磨一颗心。

 

 

布鲁斯不明白这又是什么样的情感。与过去那些暗影不同的,它很暖,很羞怯,但来势汹汹,浪涛层层叠叠,如可爱的山峦叠嶂。这使他于恍然中回到某个似是少年时期的夜晚,生长的疼痛如潮水漫过他年轻的身体;痛像春季里窜高的树枝,像摇曳生长的鼓点,从微风细雨里巍峨。他醒着,感受一个人彻骨的改变。

 

 

然而爱比那时候的身高拔高得更快,并因为永无止境而使长久的疼痛在所难免。布鲁斯不知道他为何如此渴求,但在爱的生长痛前他似乎也没有停留的余地……直到这爱变得很恢宏,很深邃,直到它顶天立地起来。

 

  

布鲁斯睡不着——因为他对克拉克的渴求而感到了正蓬勃生长的疼痛。

 

 

 

 

 

 

 

最初他并未察觉到。就像他也不会察觉到那段每日经过的小径下会有多少沉睡着的,将要醒来的,即将鸣叫的蝉一样……在一粒种子、一滴墨水、一种情感逐渐生长逐渐扩散逐渐盘踞到根深蒂固之前,没有什么人能发觉它。

 

 

布鲁斯只是在酒会的某一个瞬间,有很精微的念头闪过,像是某种灵光的乍现——它轻盈而柔软地落进他的脑海里。自然而然的,布鲁斯想:这里的奶油汤和乳酪蛋糕都很有特点;也许结束之后他可以带一份给克拉克。

 

 

它出现得静悄悄地,又几乎是不假思索地,似是这就是长久以来他所一直习惯并喜爱着的一样——因而布鲁斯拿出手机,准备将之录入到备忘里时也显得是那么地自然自在。

 

 

只是这讯息连一半也未录到,布鲁斯便被提醒备忘录的字数已到了上限。这提示突兀的出现,几乎瞬间便将布鲁斯从那昏昏沉沉的幻梦中惊醒——那无论如何都不再前进的光标仍冷淡的闪烁着,似是随呼吸、随潮汐起伏着,可又急促;就连酒会里悠扬的音乐,男人女人的谈笑,杯盏碰撞时的清脆,似也随着这浪潮的来去变得忽而快,忽而慢,忽而近,忽而远——布鲁斯几乎也要从这里感到窒息,感到海潮冲刷、没顶而过。

 

 

这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布鲁斯已想不起来了。“我与克拉克……”这样的公式似乎变成了自然中撷取的真理,变成了潜意识的理所当然,变成了生命与生活中的一部分。

 

 

他翻阅着从前的那些备忘,一段段,一条条;写得很简练,但又极细致,仅从训练有素(几乎与他写给联盟的报告一样简明扼要、直击要害)这一面来看,这无疑是写得十分锋利、十分优秀的;然而其中的大多数他都记得——似从本能里记得——它们既不是关于案子的,也不是关于集团事务的。这只是关于克拉克的。

 

 

布鲁斯瞧着那只手机,仿佛有千万斤沉重,又无限近乎于绝对的冰冷。原来他记录过许许多多琐碎的事情、那些全然摒弃了目的的事情——那是一些他几乎以为这就是他本能地、早已知晓了的关于克拉克的种种习惯——可他却似乎遗忘了他曾记录过。他记下这一切有如记在心里——而他确实做到了。他记录他的习惯,他的喜好,又时刻想要分享他的所见所闻,让克拉克或安心或快乐;他记录他每一日的开心或不开心,顺遂或不顺遂,美味或不美味——而最令布鲁斯自己也感到惊异的是:他似乎在很多时候都有这样的想法,并且几乎没有给他什么反应过来的机会,这样的想法就已经迅速占领了他的生活。

 

 

而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他已是无可挽回地爱着他——

 

 

 

 

 

 

 

布鲁斯仍旧睡不着。

 

 

他听到很多雨落下来。一滴,两滴……一秒,两秒;雨越落越密,直到一秒钟里能坠落千百万滴,直到天地里只余下雨水破碎的鸣叫。情感(他姑且称之为爱)从漫漫的空气里凝结,再到一滴滴落下,充满了很多巧合——能凝结起多少,能落下了多少,都是混沌的,不确定的……就像谁也不能在一开始就确定要爱谁,有多爱。但雨在很多巧合里总有一场要落下,而这场雨是大是小,在形成里终于能看到端倪。

 

 

但布鲁斯不知道他的雨会下多么久,又有多么大。是否能够直到陆地都消失,海洋都汇为一体,鸽子飞走也不会再回来,可他的雨还在落。

 

 

布鲁斯觉得他的爱难以填满,同时也难以停止。就像青春期里每一个因生长痛难眠的夜晚,他似乎在骨骼生长的声音里听到过去与未来的无数响声:他听到冬夜冷风里有枪声响起,他听到珍珠滚落进下水道时空旷的回音,他听到男孩子的哭泣,他听到克拉克落在阳台亲吻他时披风扬起如鸟雀振翅。成长是多么不容易的事——似乎永远黑暗,永远崎岖,永远疼痛。可高处的风景又那么的美。

 

 

骨骼的疼痛改造过韦恩。而现在则是爱。爱是什么?谁也说不清楚,就算是布鲁斯自己也并不能做出最详尽的解答。他只是感到某些事情似乎不再如过去一样了——过去布鲁斯似乎总要将所有东西规划好,所有事情区分开,思考每一步的可行性,思考事情是否有意义——可现在他似乎不再能冷静决然的规划一切了;至少在面对着克拉克时他不再能了。

 

 

当他走过某一条街,某一段路,看过某一处风景时,就有无穷无尽的冲动从胸腔里涌上来,压迫着咽喉,几乎使得他不得不承认下那几乎是掠夺式成长着的情感;而这其中的每一处,好像也有源源不断的奇妙咒语,总会让布鲁斯一次又一次地陷入到虚幻的想象中。他会想象——想象倘若克拉克在这里,他在这里,这儿所能发生的一切。布鲁斯几乎就要放弃规划了。他只想将这一切都分享给他;并幻想着与他一同在这段公路上驱驰;他想把他的路,他的痛,他的爱都给他。他想告诉他每一个人都难逃因爱而起的二次生长。

 

 

 

 

 

 

 

天将要明朗——但最初的时候仍是昏沉的,是铁一般蓝。

 

 

布鲁斯直直地躺在床上。他有一点疲惫,可又感到清醒;他似乎整夜都未睡着,可又感到饱睡后的饕足。他觉得自己似乎想了一整夜,那虚幻的疼痛似乎也伴随了他一整夜。

 

 

在这样一个清晨他打开窗子,听着天色渐亮时飞鸟的啼鸣,有很凉又很清晰的风拂过;树林草木随波逐流,每一片叶子的声响都像晴日里落下了雨滴。他想起少年时的过往:在某个因生长的疼痛而无眠的夜晚,在他打开窗子的某一刻,他才发觉视野早已因那许许多多的彻夜的疼痛变得不同。

 

 

若我因过去的生长而看得更高更远——布鲁斯想道——那么我即是因现在的生长而能够看到更多更美的东西。

 

 

这几如飘摇的尘埃落回地里;一眨眼便生根了,一眨眼便开花了;爱得如闪电如幻影,如浪潮终于退去。

 

 

布鲁斯从未如此刻一样迫切地想要见到克拉克。

 

 

他没有犹豫很久。这生长的疼痛催促着他。那些欢欣的、热烈的、迫不及待的情感从他魂灵的土壤里如雷霆骤雨般生长,他的躯壳束缚不了它,他的规划也束缚不了它;于是他再一次放弃了规划。

 

 

“早上好,克拉克,”他踟蹰了一下,“——待会有空吗?”

 

 

他听着电话里克拉克的声音;他预备着,决意在见到克拉克时要告诉他:

 

 

他想见到他,于是他便来了。

 

 

 

——END——

 

新年快乐XD!

 


 

评论(18)
热度(165)
  1. 三途河邊_湯Isgaard 转载了此文字
  2. 蜜絲海豹Isgaard 转载了此文字
© Isgaa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