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衷耍宝 但不好笑

【BS】Sweet Ophelia Ch.3 (side A 完)

前文

 

(1)

 

克拉克离开的时候布鲁斯正在场。而这一幕正反反复复地出现在他的梦里。

 

在与他对视时克拉克伸出了手。但这一次布鲁斯没有握住它。戴安娜跪坐在地上,将那只落空的手握住;他们都知道这一次是诀别了。布鲁斯看到那一滴泪。它就像脱离了戴安娜本身,变成了一个个体一样;它从她的眼角很缓慢地流下来,那一滴眼泪就像是她所有的悲伤。戴安娜知道她流泪了吗?

 

 

 

 

当时他把莱恩留在了加油站。他清楚地记得他在那个时刻所做的每一个动作以及发生的每一个细节。蝙蝠战机飞速地冲了回去,只是为了尽快回到克拉克身边;然而莱恩站在那儿大喊——

 

“你不能把我就这么丢在这里!*”她喊道。

 

我当然可以。布鲁斯推动操纵杆。虽然他明白戴安娜会尽其所能地照看好他——她是他此刻唯一可以信任并托付的朋友;她会是克拉克的最后护卫。但布鲁斯仍放心不下,他的心每一分每一秒都在煎熬与焦灼里度过,只要克拉克脱离他的视线他便感到难以控制的怒火与苦痛。神啊。这情感折磨着他,他总担心在他视线挪开的某一个瞬间克拉克就会轰然倒下。这个幻觉自他知晓答案之后便一直困扰着他,且愈演愈烈;有时他甚至分不清克拉克是否真的就已离去,出现在他眼前的只是幻觉。它藏在每一处阴影里。

 

因而布鲁斯会感到——即使克拉克尚未离开,他的一部分就已变作游魂。他似乎就在他生活的每一处,在他朦胧的梦中,在一闪而过的余光里。布鲁斯难以分辨眼前的究竟是幻影还是真实——说得好像他突然拉住克拉克的手这件事可以被原谅似的。

 

当时他就像发了疯,在克拉克即将离开时忽然握住了他的手。可就连布鲁斯自己也不确定,他这样做究竟只是为了确认克拉克还在,还是为了些其他的事。

 

但是克拉克表现得很平静,他什么也没有说。他只是回握住他的手,用他绿色的眼睛望着他——他隔着死亡凝视着他:“你不介意我留在这里吧,布鲁斯?”他想要松开,但克拉克握住他的手却一如既往的坚定,绝没有任何的退缩。

 

“随你的便,”最终布鲁斯说道,“还有,我说过,工作的时候不要叫我的名字。”

 

克拉克握着他的手笑起来。

 

他知道克拉克正竭尽所能地告诉所有人:不用担心我,我很好;我能处理好我的这点小麻烦。可布鲁斯也知道他根本就不能。自此之后的每一天,他都明白克拉克的状况没有一点点变得好,而是一步步变得更坏。

 

在那一次突然的握手后,他们的肢体接触开始变多,一周下来,握手与拥抱的次数几乎比过去一年都要多。布鲁斯不明白克拉克的外星脑袋里究竟想的是些什么——他觉得布鲁斯是需要安慰的那一个吗?事实让蝙蝠侠愈发感到挫败,但他也从未考虑让克拉克停止他那早已超出正常范围的接触。可当他望着蝙蝠洞显示器上克拉克的影像时,布鲁斯最终不得不承认,或许他确实需要安慰。

 

 

 

 

有时一些回忆的片段也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冒出头来。布鲁斯明白他已无法控制自己如往常那样,像除去花园里的杂草那样除去这些念头。他知道他正在放纵它。但随着一个接着一个的征兆在克拉克身上出现,布鲁斯似乎有一部分也开始随着克拉克的衰弱而衰弱。当死神的脚步愈来愈近,就连布鲁斯也难以逃脱地陷到了濒死一般的回忆闪现里——

 

他一次又一次地将他从危机的边缘拉回来,他一次又一次接住他。倘若克拉克需要他,他就必然会出现;但他与哥谭并不需要克拉克的干预,即使克拉克真的会随叫随到。可是这小镇来的固执家伙总不会如他的愿。他让他不要来哥谭,不要插手他的事,不要跟在他的后头看着他发疯,不要在工作的时候谈私事,不要在频道里像个小孩子似的一遍又一遍地叫他的名字。他反反复复地强调着,克拉克却总是一意孤行;但是布鲁斯实在想不起在这个过程里他是否有任何一次是真切地动怒的,他只是恫吓、威胁、警告,克拉克只是依然自我。

 

克拉克一早就明白这些——布鲁斯忽然意识到他或许从未像他想象中的那样对此毫不知情。他一早就看穿了布鲁斯的纵容,他一步一步靠近,而布鲁斯还固守在给自己画下的圈子里。

 

布鲁斯记起他们在坎达克出任务时一同度过的某个夜晚。他们栖息在废墟里,夜晚的光随着风一起从破碎的屋顶与墙壁吹进屋子里来,一同吹进来的还有浩瀚星尘。他们在这夜风里彼此依靠,一齐望着那些夜幕中的精灵。坎达克的昼夜温差不小,寒冷在风与星光之后拜访了——于是克拉克脱下他的披风,布鲁斯也取下了自己的;红色与黑色的披风盖在他们身上。他们彼此凑得很近,他还能听到克拉克的呼吸声;克拉克的躯体很暖,在这样的晚上如火焰燃烧。

 

坎达克的荒凉夜晚过于绚丽,天幕中的星点多到快看不清这幕布本来的颜色;就着星与月之光,布鲁斯用他的眼睛将这火焰的每一点跳动与所有的存在的美都拓印下来。布鲁斯忽然意识到自己一直都是那个妄图盗取火焰之人。

 

夜过了约莫一半时,克拉克突然发出睡梦中模糊的咕哝。布鲁斯贴近他的嘴唇,才听见他不过是无意识地抱怨着布鲁斯硌人的臂甲。布鲁斯听清了他的抱怨,理应向后退去的;但他享受着这一刻与克拉克的亲密无间。可是这过于和谐而温煦的情形使布鲁斯感到不可思议及重重怀疑;转瞬之间这破败屋舍便显现出一种梦幻的滑稽——

 

窗外的光很明亮,直晒到布鲁斯脸庞上。刺眼又灼热——这不是他的焰火。布鲁斯伸出手臂拦住了这光线,直到此时他才注意到阿尔弗雷德正站在窗前。

 

“原谅我的失礼,布鲁斯老爷,”阿尔弗雷德仍像往常那样平静,但语调却是上扬的,“我正想替您拉上窗帘。容我冒昧一句——我见您睡梦里也带着笑,您是做了什么梦吗?”

 

布鲁斯望见一只灰色的鸽子落在窗台。外头正是阳光明媚,清澈明朗的太阳光倾泻在郁金香上。这黄色的花与这清晨的光相得益彰,一时的美丽替代了它原意寓着的伤感——但只要阳光退去,那这花仍是那悲哀的花。他沉吟片刻,咀嚼那郁结不散的哀愁;最终他决定给出答案。

 

“不,”他望着那振翅远飞的鸽子,轻声回答,“刚刚我做了一个噩梦。”

 

 

*引自漫画

 

 

 

 

 

(2)

 

“我们周遭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好容易才找到喘息之机。我是他的守卫……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就不会让他再遭受任何伤害*。”

 

 

 

 

她不知道事情是怎样走到这一步的。往昔仍旧历历在目——他与她的那些过往,以及他们曾对彼此许下的承诺。他们曾以为那是永远。戴安娜并不希望被回忆困住;可在某些意识松动的时刻,她却与回忆主动纠缠。

 

她记起她最初与他相遇的时候。那是在战场上。四处都是废墟,四周都是暴露在外的市民;这个世界对她来说有一点儿陌生——可战斗她是熟悉的,那是随着血液一同在身体里流淌的东西。对此,她比以往的任何一场战斗都要投注更多的热忱——她挥着剑冲了进去,然后便看到了他。他们故事的开始就是这样简单。所有的相遇最开始都平淡无奇。

 

一切都是自然而然地发生的——他们相互吸引,相互靠近,相互倾慕——时候到了,事情自然就发生了,相爱变成同样自然的事情。可那时候她还什么都不明白,没有像现在这般细想。

 

但是现在来看,当蝙蝠侠第一次遇到超人的时候,那个似乎永远阴沉的暗夜斗士是怎么想的?戴安娜也不知道答案。或许这答案就连布鲁斯自己也不再记得了。然而如神奇女侠遇到超人一样,蝙蝠侠与超人的相遇也是定然要发生的。只是相遇是简单的,轨迹是复杂的——在某个时刻,他在那里,然后他看到了他(当时他们都是怎么想的?)。随后他们也相互吸引,相互靠近——不同也是从这里开始的。

 

戴安娜为此感到悲伤。她是如此地爱着他,以至于长时间的忽略了布鲁斯对他的沉默情感。她爱他是如此炽烈。直到她端坐在韦恩庄园,望着那片郁金香花圃时,这觉悟才从天上降临。韦恩是如此绝望,以致他从不表露,也从未开口。在那片毁灭殆尽的废墟里,在充满了辐射的深坑里,克拉克曾穷尽一切所能保护她;他那样沉着地告诉她他们能做的、将要做的事,他那样平静地告诉她:“我爱你。”

 

我知道。戴安娜回答了他。

 

可布鲁斯永远不会有机会说出口了。她望着那打理得齐整明媚的黄色郁金香花圃,恍然意识到,蝙蝠侠不可能笃定地承诺“我爱你”,也不会有她这般自信回答“我知道”。克拉克不会再轻易许出这样的承诺。爱一个人又是多么艰难的事。于是从一开始布鲁斯就明白这爱情是无望的,他远远地退开,等待心中爱火的熄灭。

 

或许布鲁斯只是听从了命运的安排,就像他曾经与他相遇那样;他只是选择了一种方案,然后执行它,直到自己死亡。他爱上克拉克就像她爱上克拉克那样,这是顺应着自然发生的;他们就如一体的两面,无论怎样,一个都会为另一个所吸引。他们各不相同,但又共有同样光辉的本质。

 

戴安娜不知道这选择是否正确。她只知道,如果在某些她不能够保护他,不能够追随他,不能够在他身侧挥剑直到最后一个敌人倒下的时候——那么蝙蝠侠——她与克拉克所拥有的最可靠的朋友,将会保护他,追随他,在他的身侧战斗到最后一刻。她亦不知道他人会怎样应对,但唯有布鲁斯·韦恩,唯有蝙蝠侠。她相信他们的朋友就如相信她手中的剑。可这一天不会再到来了。

 

他们曾经历过那么多事。那些战斗与伤痛,甜蜜与争执此刻来看不过是瞬息,近在咫尺,就在眼前;她还留着他给她的那副眼镜,等待着又一次的约会——隔着那简单又透明的伪装,看着他,又看着这个世界。

 

她想起他的避风港,那个小小的防空洞;里面堆积着一个年轻的人类男孩在那个年龄阶段所钟爱的东西。这是他过去的一部分,她未曾参与过的一部分,但她明白,正是这一切——球星海报、显微镜、头盔、恐龙模型,等等——正是这些旁枝末节铸就了她所深爱的他。

 

那天发生了许多事——时间像被赫尔墨斯推动了一样快,她那时只顾得冲破重围到他身边去;她厌恶那些打到他身上的子弹。死射正朝着克拉克开枪,却对着她说:“你算是啥,那个大男孩的守护天使*?”是的,我是。她冲上去将这家伙揍翻了。

 

可当他们独处的时候,那问题就在她脑海里酝酿,发酵,每每这疑问都到了嘴边,她只要一张开嘴唇它便能自然地滑落出去;可她最终什么也没有说。

 

我会是你的避风港吗?

 

这问题有些太过了。或许她可以等到事情平息,他们能够喘口气的时候再跟克拉克说说这个。但最终她等来的只是他将死的讯息。她又愤怒又心碎,可她一滴眼泪也没有流。蝙蝠侠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是怎样的?他会像我一样躲在林子里发疯吗?戴安娜没有提问,只是保持了她的沉默。

 

就连在孤独堡垒与克拉克相吻的时候,在她看着他绿色眼睛的时候,提问的冲动仍旧困扰着她。她既想问他“你知道布鲁斯的郁金香吗”,可同时也想问“你知道你的虹膜是绿色的吗”。她有太多的问题要问,又有太多的话要说。

 

但最终她仍然是沉默。

 

 

*引自漫画

 

 

 

 

(3)

 

蝙蝠侠靠近了飞机。

 

这飞机由谁操控,这袭击由谁策划此时此刻对布鲁斯来说都不重要了。他只想着怎么从这灾祸中把飞机里的那些人救出,把哥谭从毁灭里救出。他能做到吗?——他不知道,这不是布鲁斯·韦恩能成就的伟力,他只知道他既然决心为哥谭而战斗,就早已预见到了这一天。他愿意为哥谭盗取安定的火种,即使在余下的一生里都要受尽秃鹫啄食内脏之苦楚;布鲁斯一直明白他要的是什么。

 

或许他的尸首会与飞机的残骸一同模糊,又或许在他死之后人们终于知晓布鲁斯·韦恩就是蝙蝠侠,抑或身份曝光会给家族成员带来的无穷无尽的麻烦——这些都是他曾极力避免的。可是现在这里只有他。哥谭需要他。

 

这事件发生在另一个城市大抵将是完全不同的结果。毕竟他的盟友有超然的意志,非凡的力量,惊人的智慧,其中那么一两个还通晓游走规则之间的魔法;他们有很多方法来解决这样的危机,他们擅长这个——超级英雄正是为此而战。他们是全然奉献着自己的一群人,为了抵御灾祸、匡扶正义而穿梭于危难之间。他们因有卓荦不羁的能力,便较消防队员、警察与军队付出更多,且不计回报——他们可以轻易穿越对普通人来说难以逾越的高危地带。但布鲁斯不能。他只是竭尽所能地让自己拥有足以穿越这危险的设施;就他自身来说他并不能轻易克服它(亚摩卓病毒一事让布鲁斯再一次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他只是竭尽所能。就像他现在在做的一样。

 

他驾驭着这正飞往死亡的航班飞向海湾。飞机尾翼破碎,熊熊燃烧,翻腾而出的浓烟在幢幢高楼间画下通向地狱的轨迹。在阿尔弗雷德的帮助下布鲁斯控制住了它;哥谭幸免于难,终于逃出生天——可接下来便是一场韦恩受难记。

 

在哥谭脱险的一刻——世界很安静,安静极了,除了飞行时掀起的海风和机身燃烧的声响,布鲁斯的世界突然平息了下来——夜晚的哥谭都是这般宁静的吗?他的过往经验告诉他绝非如此。然而频道里也如此时的世界一般安静,让布鲁斯再一次回忆起咀嚼心中郁结的苦涩;频道里,阿尔弗雷德什么话也没有再说了,就好像除了布鲁斯的指令外他根本回答不上任何问题一样——布鲁斯决意打破这安宁。可这就像是一个惩罚。为了惩罚这最后时刻的静默,为了惩罚布鲁斯自己;他开口,在频道中呼唤他最忠实可靠的家人:“阿尔弗雷德*?”这就像在强迫他与他说话似的……布鲁斯想。

 

“在,先生。请吩咐,先生*。”阿尔弗雷德果然回答了。

 

他的声音有些干涩,说出一句话似是要费极大的力气。也许在风声与燃烧的干扰里阿尔弗雷德能够忽略这些——布鲁斯想。他哑声说道:“会吗……他们会吗——母亲跟父亲,他们会感到自豪吗*?”他看着海水被火光照亮,随着极快的飞行将水波串联成无限的金丝;他飞行在这必死的航程里,如飞行在摩伊拉命运的丝线上。他不由自主地发问:“这算是死得其所吗*?”

 

“是的,布鲁斯老爷。他们定会感到自豪的。”阿尔弗雷德的声音仍平静、沉稳,但又生出无可奈何的悲怆来,“如我一般自豪,先生。如我一直以来一般自豪*。”

 

“我的孩子,请放心——”布鲁斯的手依然攥着绳索,事实上他的手很稳;可恍然间布鲁斯又觉得他的手就像阿尔弗雷德的声音一样颤抖起来了,“这……必定算是……死得其所*。”

 

他睨见机头冲入水中,激起的浪花也似庞然大物。这通往地狱的航班终于来到终站,并敲响地狱之门。布鲁斯发出一声叹息。

 

他如得到解脱,但又猛然意识到正是他的发问让阿尔弗雷德落到了悲伤里。这并不是他所想要看到的。于是在这最后的时刻,在这弥留于天地的最后时刻,他要为这如父亲一般的家人做最后一点事。

 

布鲁斯再次在频道里呼叫了他:“阿尔弗雷德——”

 

“在,先生。”

 

“有一件事我撒了谎,”他感受飞机坠落海中一如灵魂在地狱中沉沦,“那天早上你问我做了什么梦,我撒谎了。”

 

“我做了一个很美的梦——”布鲁斯闭上眼,回忆起那将要在他与克拉克回忆里变成永恒秘密的月光,“因为太美好了,所以我以为不是真的。”

  

 *引自漫画

 

 

 

 

——END——

 

 

 

BGM-The Blackest Day  

 

Side B 结局

 

感谢阅读

评论(21)
热度(97)
© Isgaa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