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衷耍宝 但不好笑

【BS】错误示范3.0

Summary:关于家人与朋友们是怎么看的。

 

1.0  2.0  (与前文联系不大,可单独食用)

 

 

 

 

(1)

露易斯大概是最先知道布鲁斯与克拉克恋情的人。

 

按克拉克的性格来说,通常情况下他会严格保密。但那一天的气氛太好了,阳光温暖舒适,并且在下班之前他们就已完成了所有的工作。下班后露易斯率先提出去酒吧喝一杯,克拉克又恰好同意了。

 

众所周知,在那样的环境里,人们情绪不再收敛,费洛蒙游走四周,悲伤或兴奋穿梭于每一杯酒与每一个人之间。在声色沸腾之下,在信息躁动之中,克拉克已经开始了他的第三杯酒,而他们的话题也从叙利亚转向了乔治与他的新约会对象——乔治是他们的一位同事,常常因为恋爱上的一点儿风吹草动而在办公室里激动不已——克拉克似乎对此颇有怨言:“虽然我觉得在背后议论他人并不是一件值得称道的事……但你明白,露易斯,当乔治带着他的笑容走进办公室的时候,大家都在看着他,看他那傻气得要命的笑;他还在办公室里给她打电话。这简直糟透了。”

 

这是重要信息将要被展示的前兆——属于记者的那一部分的嗅觉察觉到了它,并提醒了露易斯。她意识到克拉克大概要说些什么了。于是她露出一个柔和的笑,示意克拉克继续他的诉说。

 

“那——那真是有些烦人。它让我胡思乱想,无法冷静,”克拉克皱着眉说道,随即他又惊叫起来,开始连连懊恼,“天啊……我都说了些什么?我真抱歉……露易斯,很抱歉我说了这样的话。老实说,我从前并不在意这些,即使他们在办公室接吻都不能影响到我;但事情总是会产生转折与变化。我现在当然也不在意……不不不……我是说我现在大概会很在意……”

 

克拉克窘迫的神情几乎让露易斯绷不住脸上的表情。她的脸颊开始发酸,连嘴唇都要麻木了;忍住克拉克所带来的笑意需要多么强大的意志力。而她必须得完成它——用职业精神起誓。

 

“那你为什么在意呢?告诉我吧,克拉克。拜托啦。”她说。

 

“当你有了一个暗恋对象(target)的时候,你就很难不去在意这些事情……有时候你只是听见一个电话的余音都难免陷到幻想与猜测里去……要从中解脱出来并专注于手里的工作花费了我大量的精力。这让我感到困扰。”克拉克说得很慢。他一边思考,一边斟酌着字句——但至少它让露易斯知道,对于这件事,他很认真,也很谨慎。

 

“所以——”她艰难维持着面部表情,“你的暗恋对象?你介意谈一谈吗?”

 

克拉克的脸庞上忽然展现出一个羞赧又愉快、纯粹又复杂的笑:“呃……准确地说,我们现在正在约会……”

 

哦。

 

露易斯的脸最终还是没绷住——但似乎她也并不想笑出声来了。

 

 

 

(2)

蝙蝠侠那头沉默了一会儿。这让芭芭拉有些担心。

 

“发生什么事了?”她在频道里问。

 

“没什么。继续工作,神谕。”蝙蝠侠回答。

 

但这停顿在这个宁静又流畅的夜晚是那么地突兀,于是芭芭拉无可避免地思考起了它;这个断点使她的精神纠结着,最终搅作一团。当布鲁斯回到蝙蝠洞时他终于意识到了芭芭拉的心不在焉。

 

他思索了一下便立即向她发问了:“你在因什么事而困惑,芭芭拉。你的工作仍然完美无缺,但你的心思似乎并不在这儿。”

 

“是的,布鲁斯。”她沉吟道,“有那么几分钟你那头完全沉默了;准确地说,是断开了通讯。我负责这一切。所以我没法不去想它——没错吧?”

 

布鲁斯忽然不再出声。但潘尼沃斯的声音在另一头适时地出现了:“没事的,戈登小姐。他只是饿了。”

 

芭芭拉听到一声响亮的“阿福”。

 

“我以为布鲁斯已经吃过晚餐了?”

 

“因为肯特先生希望布鲁斯少爷尽可能地减少摄入高热量食物,所以他们做了一点相应的赌注。”阿尔弗雷德平缓优雅地叙述着事实真相。

 

“阿福!”她听到布鲁斯在走来走去,频道里传来斗篷与地面相触时悉悉索索的声音。

 

“他关频道大概是为了吃掉他预先留在蝙蝠车里的那份古巴三明治。”阿尔弗雷德平静地宣布。“几乎一磅的肉和芝士。我想我似乎也不太看得下去,少爷。”

 

布鲁斯几乎就要呐喊了。芭芭拉无力地想道。她不明白这几乎可以称作是幼稚的行为究竟有着怎样的魅力让这两个人乐此不疲。她只好揉着太阳穴,让自己放松下来:“我认真的,布鲁斯。你该怎么样就怎么样,这么多年来其实你保持得很好,非常好,真的。控制摄入的食品种类并不能让你升级。”

 

然而他打断了她:“不。它当然可以。克拉克的赌注是——”

 

过往经验所带来的预感令她迅速反应了过来。这预感使她警觉。

 

“好的!好的!!我明白!布鲁斯,停下停下停下……我知道,我已经知道了。你可以不用说了……我们都冷静一点。好的,冷静。先让我关闭频道……”是的,她终于明白了——她终于明白这无聊游戏于蝙蝠侠的魅力。

 

 

 

(3)

克拉克·肯特与布鲁斯·韦恩的恋情使媒体大受震动。

 

露易斯对此一点儿也不惊讶。在这段关系的最初,她就已知晓这个秘密。假如你心怀疑惑,并得以向这位年轻的普利策奖得主提问,那她会毫不犹疑地回答:

 

“拜托,我可是个记者。”

 

这听上去很敷衍——它也的确是一句敷衍——不过实际上也正是她的职业素养使她在克拉克尚且没能告知她谜底时便在心里有了人选。究竟是什么人既不在同一个城市,又能常常与克拉克约会;又是什么人在符合上一个条件的同时,又是克拉克在工作过程中认识且与露易斯也有交集的?

 

“抱歉,露易斯。我不能说。再说你就知道是谁了——”

 

既然如此,那么排除掉几个不是已婚就是正在交往的人选,即使性别、年龄、身份再怎样惊世骇俗,这似乎就是正确答案了——那就是来自哥谭的布鲁斯·韦恩。

 

最后克拉克给出的答案也确实如此——露易斯心平气和地接受了它。她衷心地希望克拉克在这一段关系中能得到与之相匹的幸福;而对布鲁斯和克拉克来说,那些大惊小怪的报道根本不值得一提。

 

即便如此,当她出席婚礼时她仍像第一次同克拉克谈论他的恋爱问题时那般控制不住自己的面部表情。她再一次感到面颊发酸,嘴唇发麻;可她明白她的笑。那是同样的喜悦——她为他们而感到幸福和开心。

当布鲁斯与克拉克穿着西装,挽着手,顺着铺满鲜花的红毯走到她的面前时,她却只想对这一对即将步入殿堂的新人说:

 

“以后请尽量低调一点儿,成吗?”

 

 

 

——End——

 

 

 

 

 感谢基友供梗!这篇文的意义就在于“你正在被写成文”吧......(???)

 不过它好像还是很无聊....

 

谢谢你的阅读> <!

 

后续

评论(7)
热度(194)
© Isgaa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