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衷耍宝 但不好笑

【BS】雨中来客 (上)

一个吵架、分居、求婚、和好的故事。

 

标题:雨中来客/God is in the rain

原作:DCU(B v S)

作者:Isgaard/伊思嘉

分级:PG-13

配对:布鲁斯(蝙蝠侠)/克拉克(超人),斜线有意义。

声明:他们不属于我。有私设——布鲁斯和克拉克从一开始就是一对。

Summary:在一次求婚失败的雨夜里,布鲁斯·韦恩失眠了。

 

 

 

哥谭的雨季总是捉摸不定。前一日尚且干燥炎热,却又在第二日到来之前突兀地从穹顶上将数万吨雨水倾倒到城市里去。因为连续多日的暴雨,蝙蝠的夜巡再次在前半夜就早早结束。疲惫和困倦将他压迫得几近恍惚,潮湿沉重的披风冷冷地扼着他的咽喉。尽管在联盟成立之后蝙蝠侠的夜巡次数已逐步减少,但需要他去关心的事依然在变多——联盟,哥谭,公司……还有克拉克。

 

 

 

每当下雨的时候这一点便更加地明显。有那么几次他甚至梦到了他——

 

 

 

布鲁斯匆匆地洗了个澡,把自己摔进柔软的大床里。在阖上眼的前一刻他似乎还十分清醒,好像还能不知疲倦地再处理上一整晚的案子,看一整晚的文件;然而一旦他阖上眼,一切紧绷在蝙蝠侠上的线都断裂了,蝙蝠的伪装落到了地上,陷进睡眠的深潭中。布鲁斯的入睡过程几乎是在一个瞬息发生的,他沉沉睡去,因为连日的忙碌将他的精神与躯体极大地消耗了;但反复的惊醒困扰着他,破碎的睡眠折磨着他。一次次骤然从梦中醒来的经历与痛苦相连绵,这令他流了许多汗;他丝质的睡衣已全然湿透,汗水从皮肤上滑过就像窗外的雨浇灌在地面。

 

 

 

他无法彻底入眠,一种无法超脱的情绪正纠缠着他,变成一个无法捕捉的病灶,一个埋在精神里的肿瘤。在不知第几次从沉梦中醒来后,布鲁斯终于感到精疲力竭,头痛欲裂,只好放弃睡眠。他终于向他投降了。

 

 

 

你明白的,黑夜在窗口压缩成浓重的一团,而雨和雷电从中穿过。在这个时候,你总会觉得有一道目光,透过夜幕,凝视着你。

 

 

 

他打开夜灯,来到餐厅里给自己做了一杯柠檬水——克拉克尽管并不常出言阻止,但布鲁斯就是明白:他不赞同他的一些习惯——他既不喜欢布鲁斯酗酒也不喜欢他没日没夜地摄取咖啡因。布鲁斯总能明白他。知他所知,想他所想。

 

 

 

这正是问题所在——蝙蝠的无法安睡正因如此。

 

 

 

当他陷入睡眠时,本能中的那一部分便一刻不停地催促他:一些他仍有没有去做的事。那是那么要紧的事,当不漏一分一秒地去做,而布鲁斯却把它抛在一旁,自己开始呼呼大睡——这就是原因。蝙蝠侠做事效率极高,而韦恩的行事作风素来也以雷厉风行著称,事情拖延而得不到处理只会令他在潜意识中感到焦虑,并反反复复地煎熬着他。

 

 

 

这不是个好消息。布鲁斯应该受到这样的折磨吗?可即使是韦恩先生本人也无法作出回答——他只能告诉你:一切都只是因为克拉克不在这儿。

 

 

 

那句话怎么说的?——“我的生命之光,我的欲念之火。我的罪恶,我的灵魂”——就是这样。他当然还记得他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去找克拉克的。布鲁斯·韦恩全副武装,穿上优雅沉着的三件套——面料经过阿尔弗雷德的精挑细选,与领带、袖扣、领带夹的设计有所不同,却又隐隐呼应,每一个细节都是一段交错热烈的舞步。他精心挑选的每一只玫瑰的花瓣上都还沾着动人的露水,它们成熟而富有活力,就像他的克拉克一样。他将戒指藏在手帕里,预备在一个魔术的结尾把它展现给他所钟爱之人。就连阿尔弗雷德都可以毫不犹豫地回答——从布鲁斯·韦恩打开克拉克·肯特家家门的那一刻起,之后的每一个步骤布鲁斯都有过至少十次以上的预演;所有的环节都毫无破绽,完美无缺——但在克拉克出现之前,所有的准备都是徒劳的。

 

 

 

然而克拉克没有回来。布鲁斯坐在克拉克家那只窄小的沙发里,捧着他要送给他的花束,隐蔽在胸口的魔术蓄势待发——但布鲁斯只能看着花瓣上的露水慢慢干涸,饱和热烈的红缓缓地染上颓败的深色;他看着窗帘暖金色的投影从房间的这一头像另一头缓缓移动,颜色渐渐冷却下去。——就像你此刻的心,布鲁斯。有一个声音对他说。

 

 

 

布鲁斯枯坐了整整一夜。

 

 

 

这让人非常沮丧。在布鲁斯过去的生活中,他曾一次又一次的品尝它,品尝一颗没有成熟的果实。这是时机未到——另一个声音说。他从少年时代便开始学习如何潜伏,如何追踪,如何狩猎,为此他开启了一场漫长的旅途。年轻的韦恩穿越一个又一个国家,一片又一片海洋,一块又一块大陆,一切都是为了来日的改变所做的准备——为了哥谭,为了布鲁斯自己。但蝙蝠侠似乎从未在他的前行之路上得到能与他所付出努力所相对的顺利。在与罪犯相斗争的日子里,犯罪的暴戾也在改变着他;从前的布鲁斯·韦恩是个怎样的人,随着时光流逝已变得模糊不清了。布鲁斯有时候觉得自己天生如此——暴躁而不择手段,阴沉到不近人情。但与克拉克的相遇却告诉了他另一种可能——一个全然不同的布鲁斯——他是个十佳好男友,他耐心、绅士、风度翩翩。可以说是一反常态,却也耀目至极。布鲁斯曾以为这只是可笑的一时兴起,一个戴不久的假面具。然而直到时过境迁、尘埃落定的此刻,事实却是他已无可救药地陷进这段恋情中。

 

 

 

他得承认,他犯过很多错,其中的许多也不再有挽回的机会——曾经他甚至以为克拉克也要因此离他而去了,可他终于从沉眠中醒来——“神子死后的第三日,他从坟墓中复活。他经过坟墓,但坟墓绝非他的终站”。当他再一次出现在他的身边,布鲁斯便知道这一次没有人能阻止神话的诞生——在这个小镇男孩的经历中,构成宗教偶像的因素已如此齐全。

 

 

 

超人会知道他有相当多的崇拜者吗?他们会崇敬他,以他做灵魂的榜样,向他祈祷而期待得以回应;他们为他编造了一个又一个晦涩的起源故事,像一条条从宗教故事的蓝本中垂下的溪流。

 

 

 

克拉克所带来的那些改变依然是肉眼可见并触目惊心的。这亦是他向他举起枪的缘由——这个突然以神一般的权能出现在公众视野里青年男子,在将人类混沌前路照亮的同时也在吸引着这个宇宙里无数可怕的危险。我们看得见你。那他们也能看得见你,克拉克。你是海雾中的灯塔,是黑夜里的明灯,这即是我对你的评价,超人;但你会把危机引到地球上,你仍然危险,并且不受控制——

 

 

 

你当然不会知道那道目光是否存在。但是他知道。布鲁斯·韦恩会知道。

 

 

 

那个时候他已经与克拉克交往了相当长一段时间了,但直到克拉克“死去”布鲁斯仍旧感到他并不了解他。他们依然停留在没完没了的约会阶段,即使他们彼此都能感受到那无可掩盖的排他性就这样昂首挺胸地逡巡于他们之间,但谁都没有迈出那一步——直到在那个暴雨和烈火吞噬一切的夜晚,他就那样自然地脱口而出:“我是您儿子的男友。”——这个在韦恩与肯特的危险关系中秘而不宣的愿望,原来在他的心中潜伏得这样的久,以至于当他沉浸于跟克拉克的恋爱博弈中时会对它视而不见。他早就习惯了它——在他的心底,原来就是这样沉默地将他的小镇男孩圈进了领地。他曾以为它没有出现——就像过去那一次次的时机未到——但它其实就在这里,只要他们任何一个人停下来,回头看一眼便能发觉;而他们在冗长的恋爱跋涉里一去不返。

 

 

 

这给布鲁斯敲响了警钟。他已经到了不再是能容忍人生错误的时候了,当下他该与克拉克坦白一切——不过首要任务仍是要先解决掉眼前的那个怪物。是的,蝙蝠侠当时便做了计划,每一步都符合逻辑,他应当胸有成竹。但克拉克死了。就这样在他的面前。生或死也是逻辑的一部分,他怎么会没有想到?所有对未来的构想都在那一天被撕碎了。

 

 

 

他的胸口也是洞开的,同样地空虚,同样地遗失了血与肉的模糊;克拉克像神一样死去了,布鲁斯则变成了幽魂。他们各有一部分去了自己的归所。

 

 

 

之后布鲁斯时常感到自己的某一部分暴露在公众之下。那是我空洞的胸口。他们会发现那里什么也没有,没有血,没有肉,也没有心——当我要念克拉克的名字时那音节不会从我的喉咙里迸出,它们在到达声带之前就会从那个洞口逸散到空气里——于是他们都知道了,我们曾是怎样的傻瓜。

 

 

 

这仍然是错觉,是布鲁斯在或明亮或阴沉的夜晚里脑海中一闪而过的灵光;他们的故事依旧沉在枯萎的井底,直到一层又一层的青苔和蕨类植物生长起来,又惨淡地死在这地底,也无人知晓。

 

 

 

直到克拉克又回到这个世界——他才终于完整了过来。超人在地底也许花了极大的功夫来给自己疗伤,但布鲁斯在看到他时,他的伤口即刻就治愈了。

 

 

 

然而克拉克回来了,却没再回到他的身边。他表现得他们不过是陌生人。他——他不能说,他们的事当然不能说;所以同伴也对此不以为意。因为他们都知晓了在“毁灭日”之前的那一场大战。蝙蝠侠差一点就能杀死超人了——这样的话布鲁斯听到过很多次。人们窃窃私语,把这作为对一个早已不在巅峰状态的人类的最高褒扬,可这只会让布鲁斯又一次落入克拉克平静的眼睛里——那时候的他还“活”着吗?布鲁斯不知道——他怎么会知道?他只是看见了他的眼睛,依然是带着神采的,平和的,宁静的;布鲁斯没有在里面看到任何一点愤怒,或者是哀痛,他不想去猜这究竟是他终于获得的解脱还是他对此毫不在意。但至少在那时候它已经过去了。布鲁斯可以不去想它。他只想着克拉克。

 

 

 

直到这个问题随着克拉克回到了这里,又摆到了他面前,布鲁斯又一次地问自己:那一刻对他是解脱吗?或者他是恨着蝙蝠侠的——

 

 

 

于是他亦没有主动联系克拉克。就只是这样远远地看着他,期待着每一次例会结束时的擦肩而过。他们曾是最亲密的人,沉醉在彼此疯狂的爱意里;而现在却只能扮作陌路人。即便如此,布鲁斯仍知道最终他们还是要来到对方的身边,从支离破碎中突破引力回到往日轨道之中。他曾一夜又一夜地失眠——他以为克拉克会开始一段新的感情,但他没有;他以为克拉克不会再愿意穿上那套制服,但他也没有。或许事实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糟糕——阿尔弗雷德这样对他说——所以他做了那些一次又一次的可笑的预演。他为克拉克挑选了西装,买了数十对戒指,伏案作了几乎有整整一册的誓词,以针对各种可能出现的情况及环境;一开始是在蝙蝠洞里,他做了第一次演习。随后又在住处尝试了好几种不同的方式。但最终他来到了克拉克的公寓。他在这儿模拟过两次。这是第三次。

 

 

 

——克拉克当然不会知道。布鲁斯总是谨慎而小心,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当他走的时候,他便连那精挑细选的花束也要带走;即使每一次他都会亲自挑选,在品种和搭配上花上好几个小时。布鲁斯当然不吝于袒露他的情意。但时机未到。

 

 

 

尽管克拉克有可能会闻到那些花朵残留在房间的里的香气——他的嗅觉也是惊人地灵敏——他会闻到布鲁斯没有说出口的话。可是布鲁斯了解他就像了解他自己。这是克拉克的寓所,是他的海港,是他即使远隔万里也终将前往的洄游之地,他当然不会用他的嗅觉检查这里,因此他也不会发现沙发上布鲁斯留下的昂贵西装上的纤维,他逸散在空气中木调的香水气味。于是布鲁斯在这一晚依然要带着他的秘密入眠。

 

 

 

哥谭的雨仍旧没有停。

 

 

 

 

 

本次进度:吵架、分居读取完毕(1/2)

 

磨磨蹭蹭写了两篇发现不太能发。于是捣鼓了一下这个传说中只有下雨时候才会写的坑。写完感觉果真有坑.....

 

 

感谢阅读  下一次下雨见(???

后续

评论(19)
热度(162)
© Isgaa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