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衷耍宝 但不好笑

【BS】Sweet Ophelia Ch.2(Side A)

前文

 

 

(1)

卡拉来到孤独堡垒时克拉克正站在堡垒前。他抬着头,眼睛没有转,眼皮也几乎没有眨动;并且站得很直,两腿稍稍分开,显出青年人的朝气来。他的双手在身前交握,就像往常他站在蝙蝠侠身边无事可做又要维持住形象时那样,却有别于那种局促。极地的风将他的红色斗篷扬得很高,像是血滴在空中舒展的样子——但那的确不是——艾尔家族的族徽在上面非常显眼。

 

她的张了张嘴,想要喊她弟弟的名字,但他漠然又轻松的表情让她止住了这个念头。

 

卡尔——她在心中哀叹——她的弟弟。

 

他永远不会知道他独处时的神情。即使她就在他身旁,他仿佛也不会看到她;就像他的目光不会落在任何人身上一样。即使卡拉知道事实并非如此,但仅是这一刻的疏离就足以让人绝望:卡尔就像是绝无可能亲近的拉奥——

 

克拉克仍旧维持着那个姿势,微微仰起头。卡拉知道他在看什么。他们能看到许多,听到许多,感知到许多。克拉克能看到太阳系,也能看到银河系的另一端,甚至更远;她当然也可以。但她没有试过。她并不喜欢这种感觉,所以也从未想过要去尝试——她更喜欢观察这个星球,观察那些与她的母星截然不同的造物;或许以后她会的,当她思念她的卡尔,她的兄弟的时候——

 

“我很久没有看过它们了。我总觉得人们只有太无聊或者没有什么事情可做的时候才去看星星。你知道的,卡拉……通常人们感到悲伤或者寂寞、有时会是想念,总之在某一种情绪达到顶峰却独自一人时,他们会把这种情绪抒发给天空。他们写了很多诗,还有文章。也许你学习过他们,在你的课本上。我还在学校学习时候的,我们的课本上印刷着这些题材的文字。

 

“人们总是称赞星河不移,星辰之光通向永恒。我小时候观察过它们。到了现在,此时此刻——即便隔了这么久,它们大多都没有怎么移动。也许我要看得更仔细些才能发现其中的奥妙,”克拉克收回了目光,叹息着,“它们都非常美,卡拉。我看到了很明亮的光,那是新星的诞生。即使是这样,我们也要过非常非常多年才能看到它的出现。存在于宇宙中的更多是死亡。用上你的超级视力——看,光带上的那些黑色,是的,你看到它们了,那是它们死后的尘埃——是某颗星星爆炸、燃烧,漫长的光与热之后的飘散出去的残骸的一部分。在可视光谱里没有任何颜色能表现它们。那就是死。

 

卡尔-艾尔看着她:“有时候我会想我们的星球会不会也是这样。在我们看不到的某个地方,变成灰败的尘埃,遮住星辰的光芒;或者就在无限里流浪。氪星人脱离不了氪星,但他们的某一部分终归属于自由——”他的显得很疲惫。“但最可悲的是我们所看到的这一切都不是真的。我们观察到的光,穿越了无数光年才到达这里,也许此时此刻它已经毁灭,但我们不会知道。就像有时候我会想,大概在这里我能够看到氪星。远远地看着它,它还是完好的、鼎盛的样子。它还活着。”

 

卡拉知道某些漫无边际的东西就要压垮他了。那些疲惫就像宇宙中的尘埃一样,漆黑、虚无、锐利。她掸不走它,只能看着这些细微无比的恶魔割破制服,把身体切成碎片——“如果你就是想让你姐姐难堪,”卡拉意识到她好不容易粘起来的情绪又变做齑粉,从她绷得紧紧的脸庞上掉下来,“我不会上你的当的,卡尔。我——”仿佛一团棉花堵住她的喉咙,吐不出来咽不下去,慢慢地就连气息也无法进入到身体里,她马上就要窒息了——

 

但克拉克环抱住了她。他轻声安慰她道:“没事的,卡拉。我都知道。没事的。”

 

卡尔的怀抱坚实而温暖,一如艾尔家每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他的父亲和她的父亲皆是这般。他的心跳依然活跃地搏动着,可他们都知道每一次的搏动都是走向长眠的一小步。

 

你还有多少路可以走呢?——我们都知道的,卡尔,我们绝非坚不可摧之人……即使我们看上去就是如此。但绿氪能毒化我们的血液,红氪能扰乱我们的知觉,蓝氪甚至能杀死我们的灵魂*——卡尔,我的弟弟……我们都知道的,我们铭记着这一切,把这当成一个守则——关于所有那些能伤害我们的东西;但你总要以身涉险。你明知故犯,一次又一次。

 

你是怎么变成这样的,卡尔?

 

怒火在一瞬间燃起又在一瞬间被苦涩浇灭。在一个她完全不知情的时候,她的弟弟就这样在陌生的世界、陌生的家庭里长大。不久之前他还只是一个乖巧地躺在她的臂弯,喜欢揪她头发的小婴儿;但转眼间他就已是一个高大英俊的男子了。他永远也不会知道她的心碎。在卡拉-艾尔的时间线里,变化都是在一个瞬间发生的。她的母星,她的城市,她的家族,都成了遥远宇宙中毁灭后微不足道的灰尘,宇宙无穷无尽尘埃中的一毫;她在一个全然不同的世界醒来,而她仅有的卡尔弟弟表现得既不像氪星人也不像地球人。他们都是如此悲哀,但他们也都是彼此仅剩的联系——他们是来自氪莱普顿星艾尔家族的血脉。

 

也许她注定要独自一人。她看着卡尔-艾尔在她所不知道的角落突然地成长,又在两个氪星后裔终于相聚之后突然地迎来死亡,仿佛置身一个加速播放的滑稽录像带里。他们相处的时间太短了,而地球上需要操心的事情太多太多。他们总是有忙不完的事。大多数时候他们说不上什么话:分隔两地,也没有共同话题,对话充满了火药味。克拉克认为她作为超级女孩时的某些行动不合超级英雄们的规矩,卡拉则烦恼于唯一弟弟毫无氪星人该有的仪态。

 

但卡拉总是想着时间还会有很多。他们还有很多机会,她感觉得到氪星人在黄色太阳下所拥有的无尽活力,他们大可以像她初来乍到时克拉克给她的睡前故事书(说真的,这太傻了)里那两只固执己见的龙,花上一百年争吵,再花上五百年睡觉,醒来之后可以立即和好,也可以在和好上再花个一百年。黄色太阳就像拉奥的礼物,给了氪星人无限的可能——然而这缓解不了她的弟弟的痛苦,也没有办法把他从垂死的泥淖里拉回来。

 

愤怒就这样困扰着她,可她也明白她不该发脾气。事情已经足够糟糕。或许某一天她会怀念红灯魔的日子,但现在她只应该是卡拉。在最后的日子里,卡尔应该有家人的陪伴——就像此刻他们的对话……但这太糟了,以至说什么都一塌糊涂。她在干些什么?她几乎要对自己发出叹息——她看见了卡尔的结局,试图以家人的身份陪伴他;但她的每一句都在提醒他那场即将到来的死亡。是她还没准备好她的陪伴。

 

也许她该走了。也许就是她让他透不过气来——是这样吗?她还没有答案。

 

卡拉听到戴安娜飞行的声音——这或许是个离开的好借口。她等待着属于神奇女侠的脚步的响起,她从来没这样期待过。

 

她转过头,注视着戴安娜的靠近——克拉克朝她笑了一下,一种属于天真男孩子的傻乎乎的笑。显然他对戴安娜的到来感到高兴。

 

她扭过头去,因这笑容着实令她悲伤。只要一想到卡尔今后不再有机会露出这样的笑她便感到痛楚。

 

在与戴安娜寒暄几句后卡拉用最快的速度离开了。似乎空气从来没这么粘稠过,她几乎要飞不起来。

 

——卡尔-艾尔。

 

——克拉克·肯特。

 

——我的血亲。

 

飞行带来的狂风吹乱了她的头发。卡拉的眼泪终于落了下来,跟乱飞的发丝糊在一起。她的视野一片模糊。可即便如此,她似乎还是能看见他绿色的眼睛和脉搏。

 

 

 

*来自动作漫画。

 

 

 

(2)

神奇女侠来到韦恩庄园时正巧遇上下午茶时间,于是阿尔弗雷德礼貌地邀请了这位女士加入到韦恩的下午茶里。

 

说实在的,布鲁斯从来没见过戴安娜的这个形象——黑色长发在脑后挽了个髻,戴着一副无框眼镜,穿着优雅的灰色风衣,拿着昂贵的手袋。联盟里的大家对她的好战因子都有着深切的领悟,大部分成员都被她痛揍过(包括克拉克——该死,他没法控制自己不去想他)。布鲁斯并不认为在一切风平浪静的时候她会像巴里或者哈尔那样,享受一段能窝在公寓里看上几部电影、去楼下的餐馆吃饭、跟亲人朋友约会购物这样的闲暇时光;戴安娜是从不松懈的战士。她总是敏锐地察觉到谜团的答案,所以她也从不做多余的事——但是克拉克,你改变了她——让她戴上眼镜,开始一段截然不同的生活。戴安娜·普林斯有着自己的事业与朋友,而她热爱他们;你让她眼中的世界变得鲜活饱满。这正是你了不起的地方,克拉克。同时你也改变了我。

 

戴安娜在他对面坐了下来,将手袋放到一旁:“你说你有事情要告诉我,布鲁斯。”

 

布鲁斯正欲回答,阿尔弗雷德却拿着茶壶走了过来。

 

伟大的潘尼沃斯先生为这位亚马逊公主上了茶。在向这位年迈管家道谢之后她伸手拿了一只曲奇——就像克拉克一样,他也爱先吃曲奇……不管布鲁斯与阿尔弗雷德准备了什么甜点,他总会先拿一只曲奇。她还戴着眼镜——这一定是克拉克给她的。眼镜是很好的伪装,克拉克深谙其道;他戴上它时他的蓝眼睛不再是那种惊人的蓝色,粗大的镜框挡住了他的眉毛与他的颧骨,那副眼镜让他的轮廓变得笨拙,不再是带着锐不可当气势的英俊。可戴安娜不像你,克拉克。即使是你的“超级眼镜”也没法彻底改变她:戴安娜·普林斯精明能干,优雅得体,充满智慧;一个都市版的、不会战斗的亚马逊公主。但就像你的眼镜无法遮盖住你的小镇男孩一样,克拉克,或许是眼镜让你们看上去更加像你们自己。

 

“是的,”布鲁斯喝了一口茶,终于说道,“这很重要……我希望能当面告诉你。”

 

“你看到克拉克口袋里的戒指了?”戴安娜似乎毫不知情——她的脸上展现了一个完美无缺的笑,像是回忆着某种幸福的乐趣,“请你不要告诉他我已经发现他的秘密计划了。我想看他惊喜的样子,那些所有我能给他的。——尽管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看到,但我希望他会因为这个明白他对我有多么重要。他最近并不是非常愉快。”

 

蝙蝠侠什么也没看到。布鲁斯想。但现在他知道了,于是痛苦就变得更明显;事实打磨着他的心,仿佛在作一个系列浮雕。一层层地凿碎、打磨,留下深深的痕迹,描绘一个连续而苦难的故事。随后等待着漫长一生的风化来抚平它。你瞧。这些都是你给我的,克拉克。

 

“不,”他听他这么回答戴安娜,声音僵硬,有些欲盖弥彰,“是其他的事情。或许克拉克还没来得及告诉你。但作为联盟成员之一,我有义务告知。”

 

“那就等他告诉我。”戴安娜维持着她的笑。此刻布鲁斯感到那变成了一个面具。

 

小丑也有面具。那就是他的笑脸。你们要遮掩什么呢?——侦探总会知道的。

 

“这不是私事。它关于克拉克。”

 

戴安娜收起了她的笑。神奇女侠永远是那么敏锐。他早该明白这一点。她在厮杀中长成,她比任何人都要清楚死亡的味道。她见过哈迪斯,并曾在地狱里杀出一条血路;她不可能没有发现,只是缺少一句不同寻常的提示——

 

“我很抱歉,戴安娜——但克拉克就要离开我们了。”他看着戴安娜的镜片,从未如现在这样感到表达的艰难。他透过这个伪装与她对视。但只是一个晃神他便在那镜面上他看到了自己。韦恩看上去疲惫而冷漠。

 

这个消息不能触动他坚硬内心丝毫吗?

 

事实上他正因此事而难以安眠,但蝙蝠永远不会在清醒时对任何人显露它半分。

 

彼此间陷入了一阵沉默。似乎是无话可说了,但在他们心底仍有许许多多要说的,要问的;这个消息从哪来的?是什么导致了它的发生?还有没有挽回的余地?可她没有提问。戴安娜一言不发。神奇女侠表现得很冷静,她没有捏坏手里的茶杯,也没有把桌子给掀翻。

 

布鲁斯见过神奇女侠发怒的样子——她的怒火也极富攻击性。但这就是你,克拉克,你改变着我们,周围永远留着你的影子。她现在会温柔地对待韦恩的杯子和花圃,没有震惊与震怒。

 

她放下了茶杯,目光从布鲁斯身上挪开,看向远处:“这不是个好消息,布鲁斯。但谢谢你告诉我。”

 

“我的荣幸。”他干巴巴地回答道。

 

“这……接受它没我想的那么困难,”戴安娜说,“在很早的时候,我就有过这样的预感。它像赫尔墨斯一样,跑得飞快,在我们身边一圈又一圈地跑。那是——遇到佐德的时候。这感觉很奇怪。我们一直以为他和卡拉是仅有的氪星人了,但佐德和菲奥娜突然出现在我们的面前。就像我的母亲变成雕像那一幕幕的再现——我不是她用泥捏出来的,我突然就有了一群理也理不清的有着血缘关系的陌生人。

 

“我意识到任何事都可能在我们身上发生。我对克拉克说:‘我们既不是神,却也不像人类’,他说:‘我们谁也不像’*。这就是我们可悲的地方。你知道的,我总会更先一步地发现某些线索——或者预兆,怎么说都可以。当他和佐德对战时…..那预感就这样出现在我脑海里。几乎所有的神话都是悲剧,布鲁斯。我不想那样,不想让他成为悲剧,也不想我成为悲剧。不想我们成为悲剧。可每个故事都有它自己的生命,自己的逻辑,总会照着自己的意愿演绎*。这就是答案了。这就是结局,布鲁斯。”

 

我们都在悲剧里。一直都是。布鲁斯的嘴唇动了动,不过他什么也没说。

 

戴安娜拿起放在桌上的手袋,踏上那条通向门厅的小道,沿着原路返回。她说:“再见。布鲁斯。”

 

但谁都没有原路返回的机会。时间永远向前,一去不返。

 

他目送她穿过花园,最终轻声说道:“再见,戴安娜。——代我向他问好。”神奇女侠背对着他挥了挥手,消失在了他的视野中。

 

 

 

*为漫画台词。

 

 

(3)

克拉克与戴安娜就在前面。他们一起飞行,就在布鲁斯可以看到的地方。

 

这个认知让布鲁斯安心。他通常不是冲在最前面的那一个,但也不会是最后的那一个。他就在他最好朋友、最佳搭档的身边,稍稍落后一两步的地方;这样他就能照应他,看住他,不让他做傻事。也许最初他这么做只是为了能最快应对某些不测——比如不受控制的外星人——但没有什么事是绝对的。现在他站在那儿只是为了更好地协助他的朋友,或者保护他。

 

但在克拉克最需要他的时候他总是缺席。他所遭受的那些事,几乎没有哪一次布鲁斯在场。即使事后他一再追问,想要还原当时的场景,从中获取线索;但他永远不会知道在事情发生的那一刻克拉克的感受:他会想些什么,他感受到了什么,是什么驱使他在那样的情况下依然在坚持——种种疑问即使是最优秀的侦探也很难得到答案。

 

不过至少现在他还能与戴安娜一起飞行,与布鲁斯一起行动,他们并肩作战,所以看上去还是如往常一样,稳定、平静。所有的问题在他们三人面前都会迎刃而解——

 

“卡尔!!”*

 

他听到通讯器里传来戴安娜的惊叫。他抬起头,克拉克不在她身旁。一个红色的影子坠了下来,正砸在蝙蝠战机上。布鲁斯分辨出那是他披风的颜色——他什么也没有想。他仿佛听到一阵雷鸣,以及接踵而至的风声——那是他大声地叫出了克拉克的名字。戴安娜很快就飞到,他打开护罩,以便戴安娜能与他一同将克拉克扶进机舱内。

 

“我接住你了(I got you)!”*他听布鲁斯·韦恩这么对克拉克说道。就像布鲁斯曾经在小型黑洞旁握住克拉克手时那样。

 

“…真希望我没砸坏任何东西……”*克拉克闭着眼,痛苦地喘了两口气。但那独属于超人的苦恼的微笑还挂在他的嘴角。这个拥有几乎是世界上最可怕力量的男人永远那样小心翼翼,牵挂着这个世界,呵护着它。即使一直以来它都试图要打败他。现在它赢了。

 

该死。韦恩永远不会介意你砸坏任何东西,他在意那些是因为你。克拉克。那些毁坏不全是你的错,你才是站在他们面前保护他们的那一个,可人们还是会因为这些而畏惧你,厌恶你,只因为你在救他们的时候没有救下他们的房子;可你不应该被这些给缠上,你值得更好的——蝙蝠侠回到了壳里,倒挂着,翅膀(披风)包围着他。他很安全,没有什么能伤害到他。伤心的是布鲁斯·韦恩。蝙蝠想道。

 

他就这样看着布鲁斯与戴安娜将克拉克小心地扶进战机里。这位世界上最优秀的侦探隔着他的壳冷眼旁观,直到他看到克拉克的脸庞。他的眼睛不再是惊人纯净的蓝色了,它们变成了绿色,这是克拉克身上最明显的变化;在这变化的掩盖下他们都忽视了他那些透着绿色的血管,以及随着血脉与绿眼睛的展现而蔓延开的带着淡淡青绿的皮肤。他意识到那个谋划着让这一切发生的人就是希望如此:他们走上了一条被预设好的死亡之路,尽管此路不通,他们也没有回头路可走。

 

在与克拉克相处的时刻,所有人都在极力避免对他身体状况细节的提及,克拉克似乎也一直表现良好。超人永远如此——你会被他迷惑,你会盲目地相信他,情不自禁地追随他——坚信着他永远不会倒下,永远不会被击败。但不会有人永远在赢。这虚假的表象这般脆弱,可没有人要戳穿它。所有人都想要他康复,于是对那些发生在克拉克身上的征兆视而不见。

 

——又或者这对克拉克来说,也是他无法察觉的一部分和他无力扭转的一部分。他想让自己好起来,或者看上去好起来,在那一天到来之前做尽量多的事——他已经与某些东西走得很近了,但他自己还未察觉。他已经染上了另一个世界的气息。也许他们都没有发觉。但这正是蝙蝠侠最熟悉的气息之一——它盘踞在他的城市里,蝙蝠侠从诞生的那一刻就在与它作战,想要将它从他的市民身边驱散;那即是死亡。

 

克拉克就坐在后座,耷拉着脑袋,垂着长长的睫毛。戴安娜安抚着他,伸出手揉他的头。布鲁斯给他系上安全带,他却还坚持不懈地说着胡话,想要继续参与行动。

 

闭上你的嘴,肯特。蝙蝠侠看着面前的仪表盘。我受够了。我没有难过。

 

蝙蝠战机继续向前飞行,开出了很远。

 

 

 

*为漫画台词

 

 

 

 

因为吃了官方的刀大脑变成一坨浆糊....这一段写了很久,也不是特别满意..所以有什么bug或者ooc的地方欢迎指出!感激不尽> <

谢谢阅读到这里:3

 

后续

评论(30)
热度(111)
© Isgaa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