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衷耍宝 但不好笑

【BS】梦之安魂曲

标题:梦之安魂曲/Requiem for a Dream

原作:DCU(new52)

作者:Isgaard/伊思嘉

分级:G

配对:布鲁斯(蝙蝠侠)/克拉克(超人)

声明:他们不属于我。

Summary:“梦结束了,悲剧也落幕了。”

 

这篇也是旧文重搬。背景是未来完蛋,雷这个的GN还是不要点啦><

===========================================

【Superman】

 

“如果你有异议,”蝙蝠侠的声音压得极低,变得嘶哑恐怖,“那就说出来。超人。”

我停下了那些毫无意义的话。思维在这一刻都变成了灰烬。

在这一瞬的极端寂静中我的心跳声大得吓人,直接盖过了布鲁斯的。他结束了程序的编写,转过头打量我。他的眼睛藏在镜片下;我不知道那究竟是怎样的眼神。然而我知道那一定非常糟糕,因为他最终用一种充斥着极端暴躁与不耐的声音冲我咆哮:

滚!”

布鲁斯讨厌我并非一天两天的事,但我却无法接受。我仍然记得我们在还能称得上是朋友的时候他偶尔会露出的微笑以及他的宽容。但现在不同于以往——我非常明白这一点——布鲁斯的疏离也非仅仅针对我一人,他同时也与联盟疏远了;但我并不能确定究竟是联盟远离了他,还是他离开了联盟?

我感到茫然,而蝙蝠洞里阴冷的空气变得张牙舞爪起来。我落荒而逃,但即使这样我也依然听到了布鲁斯冷冰冰的、轻蔑的声音。

我假装我没有听到,一头扎进劈头盖脸砸下来的瀑布,随着布鲁斯的那些小邻居们冲上了天空。

 

我回到我的那间小公寓,里头乱糟糟的摆满了东西。有时我看到这些东西我甚至怀疑它们究竟是不是自己的——但我也没有权力把它们给扔走;我从不认为我会有。

厨房里有翻动的声音,我辨别出那是戴安娜。于是我出声提醒:“什么也没有了。”她砰的一下砸上了冰箱门,怒气冲冲的从厨房里伸出头来看着我。她今天穿的是套灰色的呢子风衣,这让她看上去更年轻了些;这样的她让我想起联盟第一次集结以击退达克赛德的样子,用沃勒的话来说就是“一个好战的小姑娘”。

“我说过让你不要动冰箱里的东西,”她挑起一边眉毛,“一样也别——”我恹恹地浮在空中,手脚都不知道该放在哪儿;我只好选择环胸悬空,试图让自己看上去更有威势一点。但我在这方面或许永远也及不上戴安娜;她再也不是当时的那个“好战的小姑娘”了。她是个名副其实的Wonder Woman,而我此刻只感到坐立不安。

“我没有。”我辩解道,“上次你让维克多他们来时把所有的材料都用光了。”窘迫让我想要像往常那样蜷在沙发上,但现在那上面堆满了文件和书籍——这些东西似乎永无止境,我不知道戴安娜拿它们来的意义究竟在哪里。我不会需要这些东西的。至少现在已经不会需要了。

“我不想再相信你了,”她说道,“一点儿也不。”

窒息。我几乎说不出话来,像是被扼住咽喉。我颓丧的把自己摔进沙发上的那堆废纸里,把自己蜷成一团。我还穿着制服,我感到胸前标志贴紧身体的感觉。这让我非常的、非常的羞愧。

没有人。没有人信任我——他们既不认为我能胜任这份工作,却又从不对此提出任何意见与建议。

戴安娜叹了一口长长的气,我听着那绵长的气音直到我忘记了它的时限。她走到我的面前,有那么一瞬间我以为她要攻击我。但最后她只是蹲在地上,轻轻的拥抱我,重复着那句“对不起”。

但我知道,这是我应得的。

 

露易丝似乎开始怀疑了。

我不知道我哪里露出了破绽,但她现在正穷追不舍。尽管离事实还有相当遥远的一段距离,但这也让我感到非常不安。

我又要搞砸了。这个念头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几乎让我无法集中我的注意力——所以当我被对手给甩到地上时,我真是一点儿也不吃惊。

维克多有些担忧地看着我,他甚至还试图通过单独呼叫我来了解情况。我没有回答他,我只是从废墟中拔地而起向上飞去,把那个难缠的大家伙直接拖出了大气层。

然而在我脱离氧气环绕的环境的那一瞬间,露易丝和蝙蝠侠的脸交替出现在我的脑海中。

然后是浩瀚无边的争吵和伤痛,怀疑与死亡。

真是糟透了。

 

我又去找了布鲁斯,但我没有去见他。

我隔得远远的,看他在哥谭巡逻。他现在越发的沉默寡言,几乎连以往惯用的威胁恐吓都放弃了。他只是阴鹜地看着那些混混和罪犯,直到他们哆哆嗦嗦地承认罪行之后倏地消失。

“沉默的蝙蝠”——这是现在媒体中最常和蝙蝠侠一同出现的词了。所有人都意识到了,然而布鲁斯依旧用沉默应对一切。

我不能责怪他。他曾尝试过了,但我只会让他失望。

蝙蝠车驶进了蝙蝠洞里,我听到洞穴里蝙蝠扑棱着翅膀尖声欢迎,向他们的国王高唱黑暗中的挽歌。

 

【Batman】



今天我将有一场演讲。阿尔弗雷德给我准备了钴蓝色的领带,有点儿像我跟克拉克第一次相遇时的那一条。然而我只是这样想着,手却随着记忆的步调打了个亚伯特。阿尔弗雷德叹着气把它解开,给我系了双交叉结;他嘴角的纹路带着苦涩,而眼角的皱纹却迸发出哀愁。

有太多的话要说了,源源不断,滔滔不绝。于是我与他选择了闭口不言,让一切焚毁于沉默。

但当我走到市长身边时,我才意识到这是那么的艰难。我永远都不可能避开我的父母,我的知更鸟们;我不可能避开你。

我不会避开你,克拉克





我记得我第一次邀请你与我一同进餐时的情景。我以为你会变得坐立不安,会因为我对你露出的“布鲁西”式微笑而感到羞赧;然而你再一次让我吃惊——你的从容和气度令我惊叹,你害羞又优雅的微笑让我着迷。我记得我问过你其中缘由,但你的回答却是那么的意想不到。

你是这样说的:

 “我会在任何一个需要我成为什么人的时刻成为那个人。”

我有些意外,但这确实是个非常“克拉克”的回答。然而我乘胜追击:“那么你现在是要成为怎样的人呢?”

你眨了眨眼睛。你的蓝眼睛在燃烧着的黄色灯光下、生长着的演奏中变得迷幻又充满了吸引。你腼腆地笑了起来,在这个夜晚的这个时刻,我终于看到了一丝堪萨斯男孩的影子:“至少不会让你觉得太蠢?”

其实从你答应我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够傻的了,克拉克





 “你已经利用完他了,”钢人说,“现在你得靠你自己了。”

真好笑。他什么都不知道——他不知道你是谁,也不知道我是谁;他永远也不明白克拉克·肯特之于布鲁斯·韦恩的重要性,而他现在却在这里做出了这个结论。如果我没有戴着面具,我想我也许会像以往在董事会上嘲笑那些老家伙一样嘲笑他。

但我没有。我只是离开了;而这一次我终于意识到,大概联盟也不会再欢迎我了。

很好。

那么你在哪里呢,克拉克





 “今天你准备尝试什么菜色?”我写完了一份计划书,关于下半年那几家孤儿院的改建,“法国菜、意大利菜还是印度菜?”

克拉克的声音从厨房里传出来:“这个你得问阿福。今晚我只负责甜点。”

 “我以为我们今天早上讨论过今晚是吃蜗牛还是火鸡?”

 “但是提姆说他想带一些给泰坦们,所以我认为让阿福来做更稳妥些。更何况迪克说他想吃香蕉船,”克拉克从厨房里探出脑袋,“布鲁斯你那份要多加点糖吗?”

 “当然,”我把计划书收进公文包里,准备明天拿给福克斯,“我猜这是达米安让迪克说的;迪克不是特别喜欢甜食。”

 “我猜也是,所以我给达米安多加了一份的量。”克拉克似乎很开心。我能感觉到他上扬的尾音。

我嘟囔着:“别让他吃太多。我真担心有一天他会用不了蝙蝠索。”

我知道他一定会听到。厨房里传来克拉克的笑声;我知道他不会减少给达米安的香蕉船,但如果只是我的一句抱怨就能让他感到轻松的话,我不介意多说那么几句。

我是认真的,克拉克





直到失去意识的前一刻我也没意识到这究竟意味着什么。

血从鼻子和喉咙里涌出来,我感觉不到我自己。但我听得见阿宽的呼叫和脑子里回响着的阿尔弗雷德的话语。

 “你又想给自己身上再添点什么呢,布鲁斯少爷?”阿尔弗雷德的声音变得恍恍惚惚,我猜这是对于一个星期前他对我的忠告的再一次回放。

那断掉的十四根骨头、被刺穿的肺,压缩性骨折的脊椎,遍布全身的那一千三百一十二针。大概已经不能再糟糕了,然而小氪的齿痕还留在装甲外壳上。我还记得它朝我发出的嘶吼。

那不应该,克拉克。我还记得它亲昵蹭我手心时毛茸茸的触感,但在两天前它却试图咬死我。

现在我在这里,这个被毁灭了的空军基地。我本来是要战斗的,但我却以为你回来了;闪闪发光,横冲直撞。但那没什么太大关系,我总会接住你。结果是仍我错了;短短几日之内的又一次。

金属人把我直接掀翻,通讯系统里传来阿宽的呼喊。他让我撤退。是的,这个时候作为一个病人我的确该撤退了;但这一次不一样。

钢人说对了一点:你不在这儿。所以现在这是我的工作了,我没法推给任何人。

只是因为你不在这儿,克拉克





演讲之前我再一次确认了我今天的装扮没有一丝不妥。这很好。

我期待这一次我作为布鲁斯·韦恩能带来希望——这个世界需要振作起来。然而我听到了市长的悼词。那长长一串的名字,串起了这一日所有的泪滴。

我向下扫视。

我看到了露易丝·莱恩,也看到了吉姆和佩里。那是你的照片。

不。

我听到市长的声音。它变得飘渺,不切实际;但却真真切切钻进了我的脑海:“克拉克·肯特——”

不。





【Superman】



露易丝最终还是知道了。她说:“请别把门摔在我的脸上。”

真糟。我想我的表情把这个意图表示得太明显了。“我完全有权利这么做,”我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好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气急败坏,“莱恩小姐。”

我曾想要把这一切都做到最好——人们不记得我,但他们会记得超人。而露易丝·莱恩毁了一切。

 “我看到那道闪电改变了你,”露易丝看着我,“而我的工作就是报道我的见闻。我所做的都是我的工作。”

每个人都有理由——我看着这个女人,我又想起了蝙蝠侠。她有揭穿我的理由,毕竟我是个冒牌货;布鲁斯有厌恶我的理由,因为我欠他一个克拉克;这个世界也有指责我的理由,因为我亏欠了超人。

我看着这个不再年轻的女人,她仍像当年那样的咄咄逼人,但不再是生机勃勃的了;她就像一颗将要爆炸的超新星,明亮、危险,死气沉沉。

我感到悲哀。我不知道联盟会怎么处理这件事,但我已经完全失败了。她循循善诱,让我说出这一切之前的故事。我不知道这究竟是因为她对克拉克的关心还是只是为了她所谓的工作。但我最终还是说了出来。

因为所有人都不会再有回头路了。







【Batman】



当我看到他的第一眼时我是那么的高兴。我以为那是你,而你只是回来得太迟了。但我不介意;因为我总会原谅你。

而当他取下头盔时我感到了希望落空的愤怒。他有些不安,但仍然友好:“晚上好啊布鲁斯。”

 “晚上好——比利·巴森特。”我感到不妥。声音里的阴森连我自己都感到惊讶。我看到比利瑟缩了一下。

 “大家都觉得这个标志该传承下去,”他鼓起勇气说,“但我觉得你应该得知道。”

 “联盟不再欢迎我了,”我回答他,“离开这里。哥谭不欢迎你,也不欢迎正义联盟。”

他的脸色变得苍白,我知道我做得太过了。他还只是个孩子;他的年纪甚至还没有提姆大。

但那些怒火就在我的胸口熊熊燃烧。

我没法做到看着另外一个人变成你,克拉克





【Epilogue】



你背对着我,伏在木头围栏上看海,而阳光恰到好处。你穿着我给你订做的那套西装,却没有戴眼镜。海风吹动你的柔软的黑色头发,我想如果你转过头来我大概可以直接看到你海一样的蓝色眼睛。

这太美好了。比哥谭更好,比大都会更好。

我推动轮椅,想要靠近你。

我想呼喊你的名字,但一切都是寂静的。我可以听到风声,却听不到我自己。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终于要够着你了。

而你突然不见踪影。你消失了;再一次消失了。

我想回头,我要去找你。但后面也没有路。只是深渊。

我要去找你。但我是从哪儿来,而你又要到哪儿去呢?

克拉克?



 ——END——





临时突发奇想冒出来的短篇。时间仓促,写的毛毛糙糙,但一口气把这段时间堆在心里的一些想法给写了出来的感觉还是非常开心的。

这个故事的背景建立在新52今年的大事件末日未来上。在这个老爷断背大超失踪的未来里,我忍不住想要揣测一下当事人们的心情。

标题取自同名的由小说改编的电影《Requiem for a Dream》,大家可能更熟悉它的中文名《梦之安魂曲》一点。故事的尾声也参考了电影结尾,虽然绝对不及电影的十万分之一_(:з」∠)_

希望GN们能喜欢=D

 

 

 

PS:当时是看了蝙蝠刊的末日未来年刊老爷各种放飞自我的独白忍不住动笔的...太喜欢这个有点迷的老爷了!

为了那段神一般的台词,有生之年也一定要再写一次未来末日(躺平

评论(11)
热度(86)
© Isgaa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