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衷耍宝 但不好笑

【BS】五次蝙蝠侠吻了超人,一次他们被发现了

标题:五次蝙蝠侠吻了超人,一次他们被发现了

原作:DCU(new52)

作者:Isgaard/伊思嘉

分级:G

配对:布鲁斯(蝙蝠侠)/克拉克(超人)

声明:他们不属于我。

Summary:正义联盟成员终于发现他们是一对



 *原文为随缘居2014年许愿季的礼物。现在是旧文重搬=w=
 =============================================================== 


1. 

拜托—— 

布鲁斯头也不回的冲了出去。他意识到失去面具和披风后身体陡然爆发出的寒意,还有达克赛德那些龇牙咧嘴的小怪物呼啸而来的风声。 

他感到他腾空而起,被带离地面。带着灰烬和硝烟的风打在脸上,哈尔·乔丹的表情还历历在目。简直是年度最佳——在遇到绿灯侠后的几个小时之内他就主动告知了自己的秘密身份。而他与克拉克相互坦白还是在他们交往了一年之后—— 

见鬼。饶了他吧。他在跟超人谈恋爱,并且还得在他们彼此穿上制服后假装不认识。更糟的是现在他们在工作时间有了交集,他为了伪装还得朝克拉克大吼大叫(当然克拉克不仅吼了回来还揍了他一通),但作为一个合格的男友他应该及时对他道个歉;然而只是一个转眼克拉克就被抓走了。 

该死。该死。该死。 

那个长着翅膀的丑陋怪物把他送到了一个喷着热腾腾的臭气的地方——简直像个巨怪的口腔。他向后脱离这机械的钳制,翻身跃向地面。他看到光线在扭曲,在翻滚。但布鲁斯仍无所畏惧。克拉克需要他;卡尔-艾尔需要他——那他就必须得在那里。 



当布鲁斯听到狄萨德惊讶的叫喊时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冲了出去。他抱住被通道开启的冲击撞到一边的克拉克,无视掉那些原本束缚着克拉克的尖刺,任凭他们插进自己的手臂里。他将他解放出来,而他的氪星男友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 

他听到通道里陆陆续续出现了其他的声音;布鲁斯猜测那应该是他们的援军。 

“我很抱歉,卡尔。”布鲁斯压低了声音。 

“如果你是因为我们得假装不认识这件事情的话,那没什么好道歉的,”氪星人给了他一个微笑,“我以为我们正是最能体会并体谅对方这一点的;毕竟我们都处在这样的生活中。不是吗?” 

布鲁斯露出了一个微笑,随即凑上前去给了克拉克一个吻。那混杂着尘埃和汗水,刚刚相遇就立马分开。他们听到巴里的呼喊;布鲁斯扶起克拉克,用蝙蝠侠的声音说道: 

“来吧。我们需要你。” 

他听到克拉克在他身后发出了一声短促的笑。 



2. 


“冷静点,把它赶出你的脑子。” 

他听到了布鲁斯的声音。还带着颤抖、痛苦和绝望,但那是那么的令他感到安心。克拉克感到自己向下坠落,随后布鲁斯接住了他。他们彼此身上还带着来自痛苦灵魂的寒霜,但现在却不再那么寒冷了。 

布鲁斯握住了他的手,几乎是立刻的,克拉克也握了回去。他们的战友在身后一一恢复意识,而他们却只想借着披风的遮挡将对方握得更紧一些。 

“我没能救我父亲,”克拉克垂下头,长长的额发挡住了他的脸,“我还看到......” 

“嘘——”布鲁斯摇头,“不要说。不要在现在。”他用着蝙蝠侠时的低哑嗓音,却脱下手套温柔的擦掉克拉克的眼泪。 



“当我听到它们说你不是我的家人的时候,我就彻底摆脱它们了。” 

“我也是,”布鲁斯低低的笑起来,“它们说希望我得到幸福,却要我离开你。但我不觉得那会是件幸福的事情。” 

须弥山的风雪掀起他们的披风,吹乱他们的头发。维克多已经开启了传送装置,大家已经准备开始离开。而超人与蝙蝠侠走在最后,队伍离他们仍有一段距离。 

克拉克知道这是布鲁斯特意留出的间隙——在这个他们都需要彼此安慰的时刻,布鲁斯希望他们能得到相对的独处,以解决墓魔留在他们心中的种种问题。 

“那个时候,在瞭望塔那一次,”克拉克偏过头,轻声说道,“我没能救我爸爸,而我也从没认识过你。” 

“蝙蝠侠与超人、布鲁斯和克拉克一直都会相逢,”他趁维克多转头时飞快的吻了一下克拉克,然后若无其事的走到前方,“不管在哪个世界,以什么身份,用什么模样——” 



3. 


“我不认为这是个好主意。”布鲁斯皱起了眉。 

“那也比让孩子们留在家里胡思乱想要好得多,”克拉克在这件事上毫不退让,“你们刚刚经历了那样的危机。你要多考虑考虑他们的感受。” 

“那你也不能随便放他们进瞭望塔。” 

芭芭拉打了个圆场:“拜托,布鲁斯。克——卡尔他也只是关心我们。”男孩们也点头附议。 

巴里也顺势拍着迪克的肩膀说道:“我得投蓝大个一票。罗宾们都非常厉害,我想我可能还得跟他们请教一下搏击术。” 

提姆笑嘻嘻的接过话头:“我觉得我们在现场采集和调查上也挺有共同语言的,对吧?” 

“噢。”布鲁斯暴躁的从喉咙里发出了一声懊恼,“好吧,随便你。你们只要别破坏公物就成。” 

随后他看到了朝克拉克竖起拇指的达米安。真该死。他还看到那个外星生物傻兮兮的朝他小儿子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是他们收买了你还是你收买了他们,嗯?”黑暗骑士将一脸无辜的氪星人堵在墙角,“回答我,克拉克。” 

“大概是他们收买了我?”他露出一个微笑,“用他们的‘狗狗眼’?” 

“得了吧克拉克,”布鲁斯含糊地说道,亲吻着他的男友,“他们才不会。” 



“我看到蝙蝠怪把蓝大个堵在墙角,”巴里以他超出人类想象的速度再度转了个弯,“难道找他泄愤去了?” 

“唔,”迪克再度写下一组数据,“你要是能再跑慢一点,我想你能带着达米安一起去玩。” 

“还有,要我说,大概是的吧——” 

至于是不是打架,那就不一定了。 

 

 

 

4.


“克拉克!!”一声怒吼。布鲁斯意识到那是他的声音。他不该这样;他不该喊出他的名字,但又是一声呼喊,“克拉克!”

他感到了危险。而这危险来源于自身。他的思想游走在深渊边缘,精神几乎崩溃。但他还不能倒下,也不能离开;无论是作为蝙蝠侠还是作为布鲁斯·韦恩。

克拉克脸色苍白,还隐隐泛青——布鲁斯知道这是氪石的缘故。他冲上去接住他,就像他往常做的那样。但这一次克拉克已经没有力气起来了;他的呼吸变得微弱,皮肤不再坚不可摧,下坠时产生的淤青和擦伤刺激着布鲁斯的视觉神经,他的四肢似乎开始变得冰冷。

怒吼压抑在他的喉咙里,情感就快压过界限——但这不被允许,无论是自己还是克拉克都不会希望这样的事发生。布鲁斯将头埋在克拉克的脖子旁,感受他不再那么强健的脉动。那声音最后还是从他的喉咙里蹦了出来,它不是那么的愤怒了,却变成悲恸的哀鸣。

他知道联盟就在身后。他也能想象他的队友们的表情。但他没有回头,也没有放松他的怀抱。他听到原子女的讥讽,听到时空洞开的呼啸;他该去战斗,然而他作为布鲁斯·韦恩的部分几乎压垮了他作为蝙蝠侠的那一部分。这简直糟糕透顶,但他的竭嘶底里阻止不了克拉克正在死去的事实。

他胡乱的亲吻他那神明般优雅深邃的轮廓,他冰冷却美好的嘴唇。但这一次不会再有清晨的阳光唤醒他们,也不会再有随之而来的美好一天;克拉克也不会再微笑着回以他一个吻了。

该死。



5.


“他们怎么样?”

克拉克转过头——布鲁斯已经脱下了那件隔离战甲,换回了平时的那件灰色紧身衣;他没戴面具,大概是洗了个澡,头发还有些湿,而克拉克能闻到他身上消毒水的味道。

“卢瑟已经给他们注射了血清,过不了多久应该就能醒过来了,”他朝布鲁斯露出了个微笑,“比起现在这个,我倒是觉得刚才那个亮晶晶的蓝色蝙蝠更好看些。”

“得了吧克拉克,别跟个小姑娘似的。上次你看到那件操控全域电磁谱的装甲时也是这样——‘亮晶晶的黄色蝙蝠’!”布鲁斯捏着嗓子说道,“我以为你会更关心我的健康问题一点?”

“我觉得你现在生龙活虎。与其有时间跟我在这里闲聊,你倒不如去看看外面的疫情控制得如何。”

布鲁斯凑过来吻了吻他的嘴角:“你得相信联盟新成员的能力。”

“蝙蝠侠?”门突然被推开了,布鲁斯能感觉到克拉克的紧绷。“嗨、嗨——呃,我是说见到你很高兴,戴安娜——”克拉克支支吾吾地说道。

“你们在干什么?”亚马逊公主挑了挑眉。

布鲁斯背对着戴安娜给了他一个飞吻,克拉克现在只觉得自己的脸都要烧起来了。

然而布鲁斯却用蝙蝠侠的低沉声音说:“什么也没有。我只想确认一下回来之后他有没有去消毒。”



 +1.


巴里·艾伦觉得他今天的起床方式有点不对。

虽然他知道蝙蝠那家伙在哥谭民众里的呼声挺高,但貌似也还没到光天化日之下出现在医院里吧?“嗨,”他磕磕巴巴的出声,“早上好啊蝙蝠侠。”

他看见那只黑漆漆的大蝙蝠流畅地转过了身,就好像他真是那种灵巧的夜行动物似的——即使这是因为他坐着一张疑似属于值班人员的轮滑椅。这个认知让巴里一个激灵,而蝙蝠侠似乎察觉到了他的不自然:“墙上有电子钟。现在是下午三点二十三。”

“等等!那就是说——我上班迟到了——不不不组长一定算我旷工了天哪蝙蝠我的衬衫裤子和外套在哪里!”

“呒,”蝙蝠侠动了动搭在椅子上的手指,战术手套在扶手上发出沉闷的声音,“我给你们有工作的请了假没工作的放了假。你不用担心。”

巴里摸着还有些发晕的脑袋,意识到小丑药剂的余威。“我很抱歉,蝙蝠,”他小心翼翼的说,避开了布鲁斯的真名;护士正在给他换上一袋新的盐水,“我知道你那套装甲贵得不得了——”

戴安娜试图在被子里翻个身,但手背的针管令她发出一阵懊恼的声音。当两人的视线都聚焦在她身上时她只好挣扎着从被子里钻出个头来:“对于我刚刚的偷听确实有违战士的磊落,我会为你的装甲做出赔偿的;我会请我的盟友赫菲斯托斯来为你改良它。”

“不甚荣幸,戴安娜,”蝙蝠侠又流畅地转了回去,依然是靠那张轮滑椅;而在转过去的瞬间巴里看到了他面前那张病床上的病号——噢,是伟大的超人先生——由此他几乎可以预料到蝙蝠侠接下来要说的话了。

他听到蝙蝠侠用充满了韦恩阔少豪气的语气说(事实上他们都知道他就是):“尽管我的装甲损坏严重,但事实上在你们大部分人在对它造成不可修复伤害之前我就已经控制了局面——我想,真正需要进行主要赔偿的大概是我旁边这位还在呼呼大睡的家伙。”

哦得了吧。巴里似乎感到头更晕了。在彼此熟识后,相互知晓对方的秘密身份并不算太困难;比起蝙蝠侠就是布鲁斯·韦恩来说,超人是个记者这件事并不显得太让人难以接受。然而相对于福布斯排行榜榜上有名的蝙蝠侠先生来说,超人先生那只能算中上水平的工资简直是沧海一粟。

这是找茬呢还是找茬呢。

但是当在超人、克拉克·肯特先生醒来的下一瞬,蝙蝠侠、布鲁斯·韦恩先生的先非礼后勒索简直惊爆全场并且闪瞎了所有还清醒着的小伙伴的眼:“下午好啊克拉克。想好怎么赔我那套造价超过这个世界上60%国家的军事投入的装甲了吗?想好怎么付我给你们找了开溜四五天的借口然后还给你们请假替你们值班巡逻的代价了吗?嗯?”

他真的一点儿也不、一点也不惊讶布鲁斯会当着他们的面亲了美国偶像(外来物种)!!!

“嗯哼,”哈尔揉着乱糟糟的头发从被子里爬出来,“发生什么事儿了?”

维克多从虚拟悬浮窗上密密麻麻的文件夹里拖出一个:

“我这里有精彩回放,要来看看吗,哈尔、亚瑟?”

 

PS:当时写的时候JL的37卷应该还没出,或者出了没有看...总之有个超级大BUG!不过太久远了而且还是个小短篇...所以这篇就不作修改了

祝GN们看文愉快!谢谢阅读><

评论(16)
热度(263)
© Isgaa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