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衷耍宝 但不好笑

蝙超贺年Day.44 天灵灵

电影《倒霉爱神》梗 然而这个电影并不是非常好看-。-

受甜甜委托 诚邀1sgaard同志完成本文~

无超能力设定 一发完结 有点恶搞

 

 

 

 *

 

又是一个阴雨绵绵的标准哥谭白日,天气真好!防晒。

四周都很平静,警察局居然没有爆炸。是不是有一点索然无味?

当然不。

布鲁斯从乱七八糟的被子与枕头堆里爬起来,用床头的座机给自己埋进六英尺之下或许已经安息的手机打电话(没关系,接上电源它会好起来的)。手机用它最后的百分之一电量坚定地回应着他的呼唤——乔布斯保佑。

他查看了一下日历,果不其然今天是他与克拉克的五周年纪念日。五周年着实是一个十分奇妙的时间,既没有到七年之痒,也没有如十年那般听起来响当当;但终究与第一年是不一样的了。

这么说吧。

第一年的时候,他出门,克拉克总是问:“出门了?好的你忙吧,掰。”啊,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只有克拉克的关怀还有一丝温暖。

然而现在克拉克很少管他,他总是忙着发邮件打电话。布鲁斯半夜三点回来他也不管他。这让布鲁斯有点受伤。

克拉克出门的时候他总是问:“你要出去?去哪里?和谁?去干什么?什么时候回?回来还爱我吗?*”

“爱的爱的,走了,掰。”

布鲁斯打着石膏过上了留守中年人的日子。

你看,他也不想这样的。人一旦成了老夫老妻相处起来就越来越冷酷。重点从来不回答,说爱都是敷衍。他假装加班给克拉克打电话,克拉克也不再如过去那样关心他了(或许他只是开始相信布鲁斯能够处理好他的倒霉事)。

“你忙吧,”电话里传来吸果汁的咕噜声,“我吃柠檬。”

唉。布鲁斯决定要改变这个一潭死水的现状了——不,你这小傻瓜,当然不是离婚。离婚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但俗话说的好,婚不能离,搞事不能停。

 

 

他想办个派对。哎呀,当然不是花花公子病复发,没想沾花惹草,也从来不相信爱是一道光。那些想法收一收,朋友。

因为他们是在一个派对上认识的。布鲁斯想重现这个场景。回忆往昔,美好的初遇,还是很有纪念意义的事情。

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没有交代清楚?看我这记性。

布鲁斯呢,从小就是公认的坏运气,出生时差点儿被脐带勒死,八岁时同父母看电影被抢劫,买书常常有几页粘在一起,网购游戏机快递在路上被烧掉,买的五个手机里有三个会爆炸,等的车只要他站在车站便永远不会来,去哪个城市哪个城市下雨,交往的女友有一半都因为他太倒霉而劈腿或主动分手了。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倒霉的究极定义是——活着,然后才能继续倒霉下去;所以布鲁斯究竟还是平平安安(?)地长大成人了。

由于倒霉得惊世骇俗,布鲁斯并没有成为一个花花公子。大家都非常有默契地不去找他玩。本来他应该继续在这天煞孤星之路上坦坦荡荡一往无前地走下去的,另一颗星星出现了。

“住口,”奎恩打断他,“放过我们吧,从五年前开始你就说着这一套了。每年都坚持度蜜月的你究竟是要怎样?”

“是的,正是因为如此你们才需要重温。”布鲁斯咬牙切齿。

哈尔肆无忌惮地吃着最后一桶冰淇淋(布鲁斯因伤被禁食生冷):“你就是太闲了,布鲁斯。真的,作为你的朋友,真诚地劝你请一位护工,然后每天都对他说你们的爱情故事。他永远不会反驳你的。”

“你给我们打钱我们也不会反驳你。”

“对,就是这样。”

布鲁斯气愤地蹬了蹬腿。

“我认真的,”他的声音大了点儿,“这个想法绝对不是无理取闹。我觉得克拉克没有像以前那样爱我了。”

哈尔表情精彩:“所以你觉得他还是很爱你。呕,对不起,你是谁?”

“比起热恋期还是差很多。”布鲁斯答。

“你俩都结婚五年了,”奎恩无语,“你清醒一点!”

布鲁斯从沙发上挣扎着支起身来:“重点不是这个。我觉得克拉克最近有点心不在焉。不知道是不是乏味单调的生活让他失去了恋爱的感觉……”

“信我,跟你结婚永远不会单调乏味的。看看你摔断的这条腿吧。克拉克下班回来看到一个断了腿且因为断电断网打不出电话只能装死的韦恩——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刺不刺激?”

是啊,因为太过倒霉,布鲁斯把腿摔断了。

——怎么想都是设定的错吧!

 

 

然而派对仍是不了了之。好朋友们都义正言辞地拒绝了他,并表示希望他能够安分一点。毕竟那一天他只是去换个灯泡就摔断了腿。谁知道在筹办的时候又会发生什么?

总之,他现在已经面临着每天都没水没电没网的生活,这一切时常让他怀疑自己生活在中世纪乡村;只有克拉克出现能够让着停摆的一切恢复正常(他是电他是光他是唯一的神话)。不过他不是因为这种庸俗的理由而期盼着克拉克。真的。

 

 

今天的窗外阴雨绵绵,警察局还是没有爆炸。

他推着轮椅出门,草坪上的洒水装置坏了,水雾洒了他一身。他掏了掏口袋,纸巾与手帕无一幸免。没关系,我才不会生气,他想。最近看的书告诉他,遥远的东方有一位智者曾说过,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布鲁斯从不会因此低落,他总乐在其中(?)。

他把轮椅推到屋檐下,这里不怎么淋得到雨;沾了水的书页都粘在了一起,不过布鲁斯早就能熟练辨识每一个湿润的字母。又是索然无味的一天。对门的孤寡老人也推着轮椅出来溜达,远远地看见了此处的留守中年;这段时间的相处他们产生了革命情谊,布鲁斯远远地朝他打了个招呼。

这就是生活啊。布鲁斯感慨。

他坐在屋檐下继续看书,直到书页都干透,衣物也不再潮湿,太阳就要藏匿到对面孤寡老人的房子里去,克拉克还是没有回来。

 

 

 

布鲁斯对哈尔与奥利弗说的那些话半真半假,他仍然不那么擅长表露真心;他知道怎样可以变幸运,在五年前他与克拉克相遇的那个夜晚就知道。只需要一个吻。就像辛德瑞拉的魔法一样,世界上最幸运与世界上最倒霉的人在这一日里接吻,他们的运气就会相互交换直到十二点的到来。他一直都知道。

派对上的那个吻让他第一次体会到好运的感觉,伸手就能招到的士,随手买的彩票也是头奖,所在的路途永远不会拥堵。可是狂喜之后他又想到了那个蓝色眼睛的大男孩。他已经习惯了那样的生活,但那个男孩还没有。他不应该为自己的私欲去改变他的人生。

布鲁斯跑了出去,一路畅通无阻。他在路边找到了他,这个街区刚刚下过一场大雨;男孩浑身都湿淋淋的。

“失礼了。”布鲁斯说。在克拉克睁大眼睛的时刻,他吻了他。

一盆水从楼上泼了下来——这熟悉的感觉,没跑了。

 “如你所见,”布鲁斯无奈道,“现在我们两个都成落汤鸡了。”

东方智者摇头:naive。

 

 

在天终于快黑的时候克拉克骑着他的奔驰小单车出现了。

身后的房子突然谄媚地亮起了灯光。

“布鲁斯,今天停电你又没有关闸?”他看了看那条伤腿,“好吧,当我没说。你待着不动是对的。”

被放在停电之后这个事实让布鲁斯有点受伤。

“怎么是这个表情?”克拉克弯下腰,“今天发生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吗?”

“不。什么也没有。”

“哎。让我猜可是猜不出来的,布鲁斯。”克拉克笑起来,“好运气不总是能作用于所有嘛。”

布鲁斯愣住了。

“来见见家里的新成员,我还没给她起名字呢。”他打开背包,里面是一只毛绒绒的小猫。“我去问了扎坦娜,只要同时亲吻一个生物就可以将两种运气同时转移,并且互相抵消;即使十二点一过它仍然会回来。但是我仍然想尝试一下。暂时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所以你这段时间……”

“找猫舍。”

“那你的运气——”

克拉克叹气:“别想这么多,布鲁斯。这不是好运,至少现在对我来说不是;这是折磨。我不能看着你受伤我却在另一头春风得意。我想把这运气给你但你总是偷偷换回来。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你觉得你习惯了。可是没有什么人天生就该倒霉。”

一直以来,克拉克认为他所爱的这个人非常值得敬佩的是——在最深重的逆境里,他也不会彷徨与迷失;他以对自己超乎想象的严苛,坚定着他的道路。他虽然常常一身黑,脾气还挺坏,总是想太多,有话也从不好好说;但他有着一颗金子般的心灵。

这是在那两个人都被淋成落汤鸡的夜晚就被他认定的事情。

“那——”

布鲁斯最终没有问出那个问题。但克拉克明白了。

笨蛋啊。克拉克想。

“怎么可以不爱你?”

 

 

他们同时吻在小猫的脸颊上。天上的星星拼命地闪烁,外头的雨渐渐退去,街道上的灯光与银河一同流动,一个普通的、平和的夜晚终于降临。猫在他们手里软绵绵地尖叫着挣扎着。克拉克闭着眼,神情温柔。

他却在偷偷看着他。

布鲁斯又想起遥远东方的祈祷:天灵灵,地灵灵。

老天保佑,你还爱我。老天保佑,我很爱你。

 

 

 

*围脖死亡十连梗

 

——END——

 

 

本来想搞笑最后又变成煲鸡汤,我不能好了

没什么好说的了!大家祝福一下这两位相亲相爱还养猫的人生赢家吧

 

 

评论(21)
热度(157)
© Isgaa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