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衷耍宝 但不好笑

【BS】美错

标题:美错

原作: DCU(New52)

作者:Isgaard/伊思嘉

分级:  PG-13

配对:布鲁斯(蝙蝠侠)/克拉克(超人)。斜线有意义。

警告:涉及末日未来,克隆,伪ntr情节;全程ooc伴随雷。

注释:本文灵感来源于柳文扬柳公子的短篇《闪光的生命》。由于N52里也有老爷克隆自己的情节,所以在有了这个想法以后就把二者结合了一下;但本文背景并不全是漫画情节所处时间

声明:他们不属于我。

Summary: 不是来的太快 就是来的太迟

 

 狗血ooc注意。一发完结。

 

 

 

 

他伤得很重,子弹从肺叶里穿过,肋骨破碎,胸膛凹陷,血液淅淅沥沥地流着;披风变得沉重,他开始喘不上气,喉咙里发出嗬嗬的声响。他按下按钮,任由升降梯带他下落;这非常不体面,在他生前是不会允许这情景出现的,但现在他却不怎么在乎了。

 

“啊……”阿尔弗雷德见他浑身是血地出现,脸庞上漾起一阵惊诧,正欲说些什么话,却很快止住了;他开始训练有素地为他急救。

 

“不要做这些无用功了,阿尔弗雷德,”他从喉咙里发出空虚而飘渺的气音,似是冬日冷风从未关紧的窗子里刮过,“直接启动,植入记忆;所有数据还是和以前一样……快一点。开始吧。”

 

“您把您自己当成消耗品,布鲁斯少爷,”阿尔弗雷德的目光如此复杂,在失血的恍惚中他甚至不能辨明那里究竟有什么,“这也是我从一开始就不赞同您这么做的原因……当您没有生死的顾虑之后,您在解决问题的时候就不会把活下去作为优先需求了。”但他仍然按照指示去启动。

 

阿尔弗雷德也明白他已经没有救了。

 

他很想笑。是发自内心的那种笑,尽管他也不明白为什么。在死亡将要来临的时刻,他仿佛终于卸下所有负重,那些他为此付出生命拼搏的事情忽而变作前尘往事,而他仅拥有此时此刻躺在空旷的蝙蝠洞里的最后时分;因此过去也变得不那么重要了。在生前,他首先是蝙蝠侠,然后是布鲁斯•韦恩;后来韦恩死了,他首先是蝙蝠侠,然后仍是蝙蝠侠,这是他所拥有的全部,布鲁斯变得不重要;布鲁斯已经湮灭了。布鲁斯可以死去,但蝙蝠侠必须活着;蝙蝠侠需要永远活着。

 

但是现在蝙蝠侠要死去了,在这个最后的时刻里,他不再能履行作为蝙蝠侠的职责。他不是蝙蝠侠了——那他是谁?现在的他算什么呢?脱下披风的他又是什么?

 

自有意识以来,他便不再以布鲁斯自居。他曾有过转瞬间的迷茫。这迷茫又熟悉又陌生——是死亡的记忆层层叠叠绽开——于是他意识到这是过去记忆里的自己,隔着生与死,时间与空间,一个又一个身体,在这个时候要向他传达的。这是布鲁斯的死灰复燃,一个被湮灭的自我的回光返照。

 

“你总是问我,为什么要克隆我自己,阿尔弗雷德。”他喘着气说道,“你不赞同我这么做,但是你也没有阻止我。我很感激你,一直以来都是。只有你一直把我当成布鲁斯。”

 

“不需要当成布鲁斯,您就是布鲁斯。”

 

他的目光有些涣散,他愈是追逐回忆便愈觉得精神难以集中,意志逐渐流失;但他最终依旧得以眷顾。于是他又说道:“做蝙蝠侠很好,但我不知道做布鲁斯会不会让我更快乐。我不明白那种感觉。布鲁斯不够真实……他与人谈笑,但转瞬间又冷酷;他把情感和责任割裂了,把自我当作戏剧扮演,想要将剧本提前写完。我正做着他要做的事,正扮演着他要扮演的样子。可我不明白。

 

而越到这种时刻,我就越是想起过去的时光;我想起克拉克。你可以当作我梦想着一个虚幻泡影。我现在觉得能够理解他了,理解他的执着……在所有人都不把你当成人的时候,只有一个人永远也不会将你认错……这是多么可贵的事情。如此闪耀,独一无二。但也永远将你认错。”他又咳嗽起来。

 

“布鲁斯……”阿尔弗雷德停下了操作。

 

“这么说吧,阿尔弗雷德。在好几年之前我就开始考虑这件事了,在战争开始以前就有;我一直在尝试。从伦理学来看简直糟糕透顶,但是当我选择戴上面具,披上披风的那一天起,这个问题就时刻困扰着我……”他与阿尔弗雷德对视,他看到那位老人的脸上闪烁着痛苦,“如果有一天我死了,这个城市该怎么办?”

 

他换了口气,继续说道:“尤其是她真的开始变好,人们开始选择信任我……我不得不想这件事。假如有一天我死了,他们怎么办?要想解决问题,不仅要看得长远,还要有方案可以施行;没有规划地去做未来的事无异于自我毁灭。然而,我可以制定下一天的,下个月的,下一年的计划,但是我真的可以看到死后的未来吗?”

 

“可是您也不需要去克隆您自己,您还有罗宾们……”

 

“是的!继任者……”他的眼神中迸发出某种光亮,却很快消失,“这是我最先想到的方法。传统的。可是我意识到,他们也有自己的道路,自己的责任,自己的羁绊;我所索求的对他们来说太残酷了。达米安是真心想要接过披风,但我……他是我的儿子。他出现的时候像梦一样,后来我终于真切地认识到这个事实,并且这个孩子还爱着我……可他死了。像梦刚刚做完。只是那才是真实。”

 

阿尔弗雷德沉默不语。显然也陷入了回忆。

 

“那是我第一次克隆自己是时候发生的事情——”他回忆,“那时候我用的是另一种技术;克拉克带我到布莱尼亚克的收藏里考察,他没有想到我会从那里带回这种东西。说是克隆,不如说是投影。完全复制出一个与当下无二的事物,但是只能存在半小时……一开始我克隆了一支笔,在书写并折断了半小时以后,所有的痕迹都消失了。笔迹、手上沾到的墨水,完全消失了。

 

咳咳……阿尔弗雷德,不要着急。这只是故事的开头,我想要说的并非如此。”

 

 

 

在反复试验之后,他第一次克隆了自己。

 

尽管明确知晓克隆体只能存在半小时,但他更想亲眼看一看这样的克隆能够做到哪一步。另一个自己隔着舱门上的玻璃与他对视,似是不能理解上一刻还站在外头的自己为何出现在了这里。接着是瞳孔扩张,神情惊愕,又快速地归于平静;舱门被砸开,两个人迅速交手,却难解难分。

 

幸运的是,这次试验与往常一样成功;不幸的是,克隆出来的自己在第一时间意识到情况便迅速逃走了。

 

克隆的自己同样对蝙蝠洞十分熟悉,他所开启的拦截措施都被一一躲过与破解;两个自我势均力敌。他付出了一台蝙蝠摩托的代价,最终也未能将之拦下。克隆的布鲁斯骑着车绝尘而去了。不过令那时的他费解的是,摩托上的系统可以被蝙蝠洞操控与追踪;克隆的布鲁斯绝不可能不明白这件事;想必另一个自己也知晓只剩余不到三十分钟的生命。只是他为什么费劲心思离开却又无意遮掩行踪?他又要用这一点时间做什么呢?

 

他一路追赶,一路思考着这个问题。

 

随后他看到标志着另一个自己的光点停在了大都会——或者更具体一点,在星球日报附近。他当然是不会去找露易斯•莱恩的。他会是去找克拉克的吗?

 

其实他已隐约有了答案。

 

于是他也不禁问自己,如果他的一生只剩下了最后的三十分钟,他会怎么做?是到瞭望塔去,还是待在蝙蝠洞里;是回到韦恩庄园,还是去见他?

 

这就是他的选择吗?

 

在星球日报的茶水间他找到了那个布鲁斯。他的手里拿着一杯咖啡,正要走进办公室;他冲上去拉住他的胳膊:“你到底要做什么?”

 

布鲁斯笑了起来:“我要做什么你难道不是很清楚吗?”

 

他不知怎么的,心底感到愤怒。他阴沉着说道:“你有什么资格这么做?用韦恩的身份,韦恩的脸……你根本没有考虑过后果。”

 

“我曾是你,你也曾是我;在十几分钟之前我们也曾是一体。只是命运在那一刻出现了一道注定不会流到远方的支流,一个灵魂有两个选择;就如在同样的土地上,两条相同的河流汇入同一片海洋,两片相同的树叶生长在同一支树梢,两朵相同的雪花落在同一个窗棂。是的,对你来说,这个后果比毁灭更可怕;不过对于我来说,”他抬起手腕——他的手表也被复制了,“我的一生只有三十分钟,现在也只有十二分钟可以活。我从哥谭到这里来,不是为了能够再回去,也不是为了能够活下去;我来这里是为了看他——你知道我说的是谁。”

 

“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那我来说。我来找克拉克。你不敢承认你爱他,你也不敢回应你爱他;你的一生还有很长,你还可以等待他继续爱你直到你可以爱他为止。但我只剩下十一分钟。我一生下来就懂得二十多年的东西,在毫秒之间拥有过二十多年的时间,二十多年的悲伤;而我也知道我的一生只有三十分钟那么长。我无法像你那样去帮助这个世界,我也无法实现你的愿望。从那时起,我就是你,”他有看了一眼手表,“但你不是我。”

 

“在我诞生的瞬间,便有种情感萦绕心头;然后我知道那是爱。”布鲁斯轻声说,“我是抛却了所有负担的你,生来只为了去爱他。我有一分钟的生命,就要用这一分钟的生命去爱他;我有十分钟的生命,就要用这十分钟的生命到他面前去爱他。”

 

他忽然说不出话。

 

布鲁斯擦着他的肩膀走了出去:“还有十分钟。”他没有再阻拦。

 

走到走廊里时他又回头挥手:“再见!”

 

永别了。他想。

 

 

 

他看着他走进那个办公室,紧接着又看到克拉克跟着他走出来。

 

这是他第一次在这样的视角看着自己,看着那张英俊面孔柔和得陌生。布鲁斯穿得很简单,在蝙蝠洞里时他不再西装革履;他看见那个自己脸上带着愁容,可是却很快乐。

 

他有了短暂的疑惑。他所做的事情真的是正确的吗?

 

“谢谢你的咖啡。”克拉克说。

 

“我本来不想送这个的。”复制的布鲁斯说道。

 

克拉克愣住了。

 

“我想送你戒指,送你喜欢的书,带你去你想去却总是没有时间去的地方,跟你讲我过去的事情。”他定定地看着克拉克,无比认真地说着,“我想给你所有最好的,我想你更了解我一点。但是时间太紧了,我没有时间了;我没有时间去准备那些东西了,所以我要站到你面前,把此刻我所能有的最好的交给你。”

 

“布鲁斯,你没有必要这样——我们有时间。我马上就要休假了。”

 

“是的,我知道。但是这句话我只想跟你说,我自己来跟你说,”他的眼睛轻飘飘地从他藏身之处掠过,“我爱你。”

 

克拉克攥紧了那个纸杯。

 

 

 

正如布鲁斯所说,那是一个抛却了所有负担的布鲁斯,生来只为了爱克拉克。他有一分钟的生命,他就要用这一分钟的生命去爱他;他有十分钟的生命,他就要用这十分钟的生命到他面前去爱他。

 

他看到克拉克被这燃烧生命的爱情照亮脸庞……在此之后所有的爱都不再能入他的眼。他已经见过了最好的人、最好的爱,黑暗骑士燃烧也如同太阳;其他人的情感在这爱火烤炙之下都归于黯淡,化作尘埃。

 

但是那一个布鲁斯马上就要消失了,不会再有一个有一分钟生命就要用尽这一分钟去爱他的布鲁斯了……永远不再有。而他呢,却并不能如此;他若有一分钟,或许连一秒也不会想到他,他若有十分钟,或许连一分钟也分不出去爱他……在他将那爱意说出口的时候他没有阻止,他又要怎么面对克拉克的爱?他被这联想所惊骇住,想要退缩回黑暗里;他想转身离去,他想避开那属于另一个自我的光。

 

“布鲁斯?”

 

这是克拉克的声音。他僵住了,没有再动。

 

“我只是回去拿了点东西,一转身出来你就不见了。你有急事吗?”克拉克的脚步声正在靠近。

 

啊——原来十分钟已经过去了。那个布鲁斯消失了,不再存在了。他是松了一口气吗?

 

“没有。今天都没有。”他听他自己这么说道。

 

克拉克在他身旁站定,握住了他的手。他本来可以挣开的,但他没有。克拉克又将那杯咖啡递给他。明明是温热的,为什么他觉得冷?

他的理智在如何地咆哮,如何地嘶吼,试图让他将这只手松开;但他只迟疑了片刻,便又紧紧回握。他做好接下来要面对什么,担负什么,选择什么的准备了吗?他不知道。可他心里也有什么在燃烧——现在他还不知道是什么,或许是那一个布鲁斯留下的火种,或许是那份用尽一生的爱的余烬;总有一天他会明白的。只是现在他想要握紧这个人的手,不要迟疑,不要犹豫;不要让他难过,不要让他受伤。

 

看着我。看看我,克拉克。

 

心中仍有什么在燃烧。他感到自己有些卑劣,但又很快释然。

 

“走吧,不是说下班带你去吃饭吗?”他听到自己如是说。

 

克拉克背上背包:“今天你说的时候我还吓了一跳呢,你怎么知道我喜欢那家餐厅的?”

 

“……”他转过身去,啜了一口咖啡,很苦。“我也一直在看着你啊,克拉克。”

 

 

 

“现在想一想,也许那时候我在嫉妒吧,”他闭上眼睛,“为自己不再能够成为最好的。为这份爱是有瑕疵的。为自己不是那个他所钟爱的。但是这些纠结的种种也不过是我们所要面对的所有事情当中的微末……个人的情感在这世界上又是多么渺小。当你我选择担上什么责任的时候,就不再能够首先选择做自己了。”

 

“克拉克啊……他希望被需要,想要得到认可,寻找与世间的联系。所以他再怎么难过他也不会说……一旦他表现得不再是人们期待的那样,人们就变得吝啬起来;他害怕人们害怕会抓不住他,即便他已经将线放到人们手里。他把责任看得很重,所以他可以在愤怒的同时又执行着我们的计划。但他又那么地固执,固执相信着我会像那个布鲁斯那样对他坦白……可他应该是理解我的,他应该是懂得我的。我不会道歉。他在期待什么?

 

说到底,正因为有了‘未来’,对‘未来’的期待,才会被束缚,有负担……

 

我们活着,就没有办法逃离这些顾虑。有顾虑,做事就没有办法完全纯粹……我和他都是如此。只有布鲁斯……那个布鲁斯,他抛却了世间的沉重。我很羡慕他,尽管我曾嫉妒他;他是纯然作为布鲁斯活着的。”

 

“您也是。”阿尔弗雷德再度强调。

 

“不,”他睁开眼,喘息着,“我怎么可能全然作为布鲁斯活着?我做不成布鲁斯,所以也没有办法去爱克拉克。更不可能去对他道歉。我算什么啊?我是三十多年的记忆,我是三十多年的悲伤……我曾是蝙蝠侠,这是我唯一被赋予的内容。我是无名氏。我爱着一个记忆里的人。这就是全部了。”

 

蝙蝠洞里响起系统提示的声音。

 

“蝙蝠侠就要来了。”他喃喃自语,“现在的时间算是属于我的吗?”

 

“……这里一切都属于您。”

 

“别急着回答我,阿尔弗雷德。”他轻声说,“那天我呼叫他了。他为什么没有回来?我想跟他道歉,我想得到他的理解……作为这一个我自己……”

 

那么,你期待得到他的原谅吗?

 

在这错过了、误会了,太早了、太迟了,开始了、结束了,血液流尽了,尘埃落定了的时刻,在你的心里,你会有一瞬间承认想要得到他的原谅吗?

 

阿尔弗雷德想。

 

可布鲁斯究竟没有再说话。

 

 

——END——

 

 

 

参考了《闪光的生命》中克隆三十分钟后消失及克隆体去见暗恋对象并表白的情节,以及N52蝙蝠侠末日未来年刊里克隆还有与阿福对话的情节。逻辑也是按照这一刊来推的,所以和正刊有出入请包涵(我是觉得年刊里的老爷都病得不轻=。=

这文本来很久以前写了一半,但是苦于没有合适的题目就一直扔在文件夹里...前几天随机到了《美错》,突然被这段歌词击中,在脑中久久不能散去,所以火速写完了这篇文章,与大家分享我的心塞

设定是克隆体会保留之前的死亡记忆,所以在文中的老爷看来“布鲁斯”已经死透了。BS在这里始于错误,终于错误,美丽的错误固然是美丽的,但也仍是错误的。爱是要坦诚,其实两个人都没有做到

 

让我感情用事 理智无补于事

至少我就这样开心过一阵子

不管他是真的你是假的谁是目的地

能自以为是也是个恩赐

不是来的太快 就是来的太迟

美丽的错误往往最接近真实

 

感谢阅读

评论(17)
热度(188)
  1. BessetkIsgaard 转载了此文字
© Isgaa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