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衷耍宝 但不好笑

【BS】爱情总是起起伏伏伏伏伏

Summary:蝙蝠侠有超能力,但蝙蝠侠不说。

蛇精病ooc恶搞段子一发完结请勿较真

……是真的很神经!!

 

*

 

没有人知道他拥有超能力。

 

这听上去挺不公平的;蝙蝠侠懂得最多的秘密,但是关于他自己的,却一个也不允许别人知道。但是——顾问先生希望我们能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当这项超能力能够作用于人的心灵,那便是顶棘手的事情了。当然,这并不是关于操纵灵魂之类的可怕能力,只是当它出现在你的身边,若是你正巧知晓,心结就难再解开了。想一想,如果有一个人,能够时时刻刻看透你的心,这是怎样骇人的事情。

 

还很影响工作状态。蝙蝠侠如是说。

 

因此,为了联盟安然有序地运转,蝙蝠侠悄悄地保留住了这个秘密,期许给战友们营造一个放松、平静且专业的办公环境。但一直以来,有一件事在他心中萦绕,并深深困扰着他;在战友们享受着瞭望塔里放松、平静且专业的办公环境时,他却深陷其中,瞭望塔中的每一处细节都在提醒着他,使他无法忘怀。

 

要知道,蝙蝠侠能够听到人们内心的声音,因此即使人们再怎样不能理解他,他也是能够理解人们的;矛盾的发生有时就是源于沟通不当,信息不对等,理解有误差,诸如此类。但是他能够明白。即便蝙蝠侠总是虎着张脸,他也是最能够懂得人们在想什么的那一个。所以在他第一次见到超人时,他感到了疑惑。

 

他听不到超人的心声。

 

氪星人是如此平和,宁静,听不到半点波澜;这是第一次的,他在一个人那里听不到回音。

 

他看着那个突如其来的守护者,即便在夜里也闪闪发光;可是他知道,就算是白色的光芒,也是由诸多复杂光线汇成。有传说道,这是一位至善之人,光明之子;但他是否就如表面上看上去那样直白单纯?

 

过去那些光线都在这里散射了。他是棱镜,是黑暗中的骑士。可他看不透他,听不到他。

 

卡尔-艾尔,以一种超乎众人想象的方式,在多数人都不知晓的情况下,给蝙蝠侠留下了深刻印象。唉,此时此刻,蝙蝠侠并不知道,原来这就是心动的感觉。

 

 

 

他能听到隐藏在抱怨中的关怀,热烈里的崇拜,冷淡下的欣喜;他能听明白那些心口不一。所以在最开始的时候,他并不信任超人。他不完全知道他在想什么,有时候也不能全然理解他想要做什么。

 

不过,很快他便意识到,这就是他遗失已久的与人交往的那一部分。戴安娜总是说,与超人相处时他看起来才更像一个真实的人类;其实这全因他看不透他。

 

当他与他相处时,布鲁斯竭尽所能地思考着日常生活里同事关系的表现;当他听不见克拉克心中的声音时,他开始发觉他不再能拿捏住关系中的那段距离。这很陌生,也很新奇;去了解一个崭新的人物。他在他的世界里是不透明的,是沉着的,浓墨重彩不可忽略的。

 

因为特殊所以在意,因为在意所以在乎。

 

即使他们面对面,有时布鲁斯也不明白克拉克在想些什么……但他们的默契究竟是在这日积月累的在乎里培养起来了。这使得布鲁斯常常萦绕在一种轻微而飘渺的快乐中,似是思想在这世界有了全新的延伸。

 

 

 

克拉克非常喜欢他的朋友们。

 

瞭望塔里的每一个人都对他非常友善,大家相处起来也十分和睦。但克拉克总是没法忘掉第一次与布鲁斯见面时他的神情——即便遮住了半张脸,剩余的面部肌肉活动也有得分析呢。于是在克拉克的心中,布鲁斯便于其他朋友有了那么一点不同。

 

那时候他有一些惊讶——布鲁斯在惊讶些什么呢?

 

终于有一日,这个谜题被揭开了——一小部分。克拉克偶然从氪星资料中得知——尽管他的制服并不能抵御魔法,却能够隔绝部分用于探察心灵的力量。克拉克一开始并未将之放在心上。直到再一次回到瞭望塔。

 

能够在巴里尚未说出口的情况下回答今日食谱克拉克暂且能够归结于日久积累的默契,可是在亚瑟和哈尔都还没有开始嘴炮的时候就把结果十分犀利地说出来了是怎么回事!亚瑟和哈尔的脸色很糟糕欸!

 

克拉克觉得自己发现了一个秘密:布鲁斯有超能力但是布鲁斯不说。

 

这个秘密让他感到如同被卢瑟殴打,转瞬间他想到布鲁斯曾问他这周末有没有时间在制服之外的时刻见个面并且他还十分愉快中气十足地说了好——啊!这可怎么办!

 

布鲁斯岂不是要知道我喜欢他!

 

 

 

这周瞭望塔的气氛算不上很好——蝙蝠侠出场自带乌云闪电,素来负责人工除雨的超人却不知所踪;因此,怀着一颗对顾问先生的敬畏之心,大家都纷纷避让小心做人。

 

布鲁斯的心情当然不美丽。在阿尔弗雷德的期待下,难得以布鲁斯的身份却不以把妹为目的地出门,这是多么值得纪念的事情!他怀着这样的心情,坐在与克拉克约定好的咖啡馆,从早上等到中午,从中午等到晚上;电话打了许多,短信发了无数,都像是从信号塔奔向了天启星,再也没有得到任何回复。

 

终于,布鲁斯决定离开。

 

“先生,您点了四杯蓝山,四杯爱尔兰黑啤,两份烟熏香肠培根三明治,两份法式奶油蜗牛汤,两份可颂,两份千层面,两份芝士焗土豆;我们老板说,您被放了鸽子他感到很抱歉,出于人道主义关怀,本单我们给您七折。”

 

布鲁斯:悲愤!

 

 

 

于是他决定这个周末要去找克拉克谈一谈。

 

 

 

在经过连续一周的筹划——确定克拉克周末的行程,调整星球日报内部工作安排,调整瞭望塔内部工作安排,安放好必要的观察设备(疑似非法),等等——之后,布鲁斯终于决定在周六的早晨出手了。

 

在克拉克打开门的一瞬间,门迅速关上了。克拉克一言不发,但布鲁斯听到他内心的嘶吼:“啊!!!”

 

布鲁斯敲门:“克拉克,开一下门。”

 

门里没有回话。布鲁斯打开热成像,见克拉克不在屋内,心知他是逃走了。但他与克拉克都心知肚明,这并非一场逃亡,克拉克或许就在某处等待他离开,好继续窝回公寓里;所以克拉克去的地方并不会太远。情况若是更好一点,或许他还待在这幢楼内,等待着布鲁斯的反应。

 

于是布鲁斯站在门前,说:“克拉克,出来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头顶传来一个声音:“什么,该不会是没请假要扣工资?!”

 

布鲁斯没有继续说话,转身就往楼上跑。原来跑到楼上偷听!

 

克拉克立刻发觉了楼下的动静,用上超级速度翻窗逃逸。待布鲁斯跑上来时只听到远处飘来的那句话:“你为什么要追我!”

 

布鲁斯不想要急支糖浆。布鲁斯只想跟克拉克谈一谈。

 

侦探决定发动他的智慧,翻窗进克拉克家守株待兔。

 

 

 

因此,当克拉克在外漂泊一天,助人为乐,没有一丝顾虑地打开了门,布鲁斯也没有一点点防备地听到了克拉克的声音。

 

“我该怎么告诉布鲁斯我喜欢他啊!”

 

 

 

沉默!夏虫也为你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END——

 

 

一个无处安放 关于拉票的彩蛋:

 

大家好,我系布鲁嘻,他系阔拉阔。系丐最佳拍档,里没有见过的传奇。点一下,基奇我们,接分还给里发钱。几要基奇了我们,里就系我的凶第。

 

 

 

 

 

作者离家出走了!本文由1sgaard代笔

评论(40)
热度(324)
© Isgaa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