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衷耍宝 但不好笑

【BS】寻找克拉克·肯特(5)完结

前文: (1) (2) (3) (4)

 

(5)

 

我当然爱过。

它怎么有资格问我?那只蝙蝠会爱上谁?它谁也不爱。

它怎么会懂?

我曾那么爱过一个人。我深爱过我的妻子——我的惠特尼;我爱过她,并不会再爱别人。

“她死了。”我说。

“我很遗憾。”蝙蝠侠说。我有一点惊讶。

它沉默了一会,也许是在等待我说出我与惠特尼曾经的事,也许它只是在回味一个近在身边的死亡。它开口道:“我做这一切……”

它看向我。

“我是想知道你,你们……是如何想的。我知道你的妻子是大都会的遇难者之一,这也是我找到你的理由。在那场战争里,我也失去了一些东西;那曾让我感到过痛。所以我在想,那是否会是爱。”

它看向我——这一次我却不再害怕;第一次,我发现他有一双深色的、人类的眼睛。那里面没有燃烧硫磺火,只有很多天鹅在冬日的湖水里吟着歌死去。

我想要回答那双眼睛,因为我熟悉那双眼睛里的情感。

 

 “我的婚姻很平庸,就像大多数人的婚姻一样,从热烈慢慢平淡了;但它仍然是必需品,是空气、阳光、水。我想要在报社里更上一层楼,想拿更高的薪酬,想穿更好的外套和西装;她还是像从前那样想报道真实。她是个爱幻想的大都会人。我过去越是爱她这一点那时我就越是恨她这一点,背地里我管她叫‘顽固不化的女人’,怨恨她从未为这个家庭能够拥有更好的未来着想。仅靠我的薪水甚至不能支持我们出国度假。我曾怨恨她,我跟报社新来的实习生调情……她还是坚持老一套,那些过时的新闻理念。她从来没有给我买过西装、领带、袖扣,因为‘对于跑东跑西的记者生活来说这些东西打理起来太过麻烦’。

“但我从没想过离婚。我没想过她有一天会死。我把她送我的帽子围巾外套扔进柜子底,跟她因为菜里放不放茴香吵架,恨她出门从不记得叫醒我……我以为我们会一直这样,坐在沙发上吵架然后在饭桌上和好。每一天都是。那天我下班的时候给她买了红豆面包,我进门前还在想今天她会怎样挑起话题;然后我打开了电视——我看到有人死了。就像911那时一样,可范围比那更大,大厦在倒塌,高层的人在往下跳……我想起她在大都会。

“我打不通她的电话,我在家里等了一整晚,看电视和网络上的新闻……所有的祈祷都没用;她死了。

“我开始后悔,人就是要失去才开始后悔,然后开始追忆,开始珍惜;有时候我会觉得那一天哥谭飘起的细雨也是一种预兆,我也许就不应该让她离开。可后来我意识到,所有失去了什么的人都会这么想,把懊悔怪罪到微不足道的细节里,开始无用的自责,认为没有察觉到命运曾留下暗示;这些都很荒唐。事实就是我们都做错了一些事。我在遗憾是因为我那么地清楚我对她不够好,并且以后也不再有机会弥补她。所以我总想着要做点什么事,想要证明她曾经在这里生活过……尘埃……作家们写作时喜欢写尘埃,但是有谁会写她呢?死去了就什么也没有了。

“她坚信人们总有一天会发自内心地想要了解真实,看到真相,而不是被骇人听闻的标题和写作所吸引。当一个年轻人选择离开世界时我们应该平静、客观、理智地报道,而不是妄自推测这一切的发生是否正是出于他的内心阴暗或是曾被欺凌或是曾被一个女孩甩了;人们会被这样的揣测引向何方?人们都在追逐新鲜的、刺激的、充满冲突的东西,总有一天他们会因此漠视死亡。

“我没想改变这个世界,我只是许许多多碌碌无为的人之一。我曾想要报复,走到抗议超人的人群里去,让他滚出我们的星球;我曾想炸掉那个该死的雕像……那个夜晚我带着炸弹到雕像下,在这个曾有许多人埋骨的地方竟竖起摧毁者的塑像。多么讽刺。我在那里等待午夜的到来——然后他来了。那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如此近地面对超人。这让我很疑惑……他就这样出现在我眼前;在那之前,我再怎样怨恨,心中也没有实感;超人在我的心中只是一个标志,一个符号,一个面对我的愤怒永远沉默的入侵者……可他出现的时候,我却不得不承认他是那么地真实,是出现在我身边的真切的人物。

“与他对话就像与梦对话。他跟我交谈……就像两个在广场上相遇的陌生人一样;‘嗨’,‘你好吗’,诸如此类。他知道我为何而来,我也知道他为何而来,但我们闭口不提;我们只谈了发生在大都会的那场灾难。他说他离群索居已久,忘了原来可以同陌生人这样坐下交谈;他告诉我记忆中的那一天,而我第一次对他人诉说了惠特尼的事。随后我意识到他是……那样孤独,并且独自面对许多。我又想起我的妻子。我曾因我的仇恨蒙蔽双眼,在我未了解真相前便盲目愤怒,我会不会再一次辜负她对我的期待?最后我把炸弹给了他,我知道他会去处理的。从此以后我不再怨恨任何人。

“我想做一个好记者,希望现在开始还不算太迟。”

 

我回应蝙蝠侠的眼睛,回应那种情绪;因为我曾在镜子里看见过它们。那是失去过什么的眼神,没有失去过的人却不会看懂。

他失去了什么?他是否曾像我一样怨恨?又是否如我一样放下过往所有?我知道他不需要我可怜,我只不过在可怜我自己。在我说出这些郁结在心中几乎一年的话时几乎要流泪。

我掏出烟来,分给他一支;先点燃了自己的,又把打火机给了他。我这样做不过是因为内心仍有一点期盼;我期盼那一天超人的魔力能够再度降临,让我与蝙蝠侠做好为期一晚的朋友。

他接过了我的烟。

“我在2011年的时候遇到了他,”蝙蝠侠一边吸烟一边说道,“那时我已经——也许算是‘卸任’,我离开这些很久了。他在流浪,然后我遇到了他。”

“那天下雪了,我拍了一张他的照片;他朝我走过来。我很好奇他怎样发现我,很多人都不会注意到我,可他却走过来了。他给我看他的相机,一台很有年头的双反……他靠这个观察世界。是这个吸引了我。”

 “他去了许多地方,试图用自己的方式去帮助那些面临困境的人;有点‘游侠’,有点‘罗宾汉’;很意气用事。他就是这样……迷惑,缺乏行事的准则,没有目标,也没有目的。我观察了他很久,然后我邀请了他。我们就是……”他沉默了一下,“是这样开始的。”

 

“生前未曾享,身后得英名。(In death, he is getting the fame that he never had in life. )*”

那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报道。不是任何惊天动地的消息,仅仅是关于一个来自堪萨斯的男孩短暂的一生;蝙蝠侠将这个荣誉送到我的手里,我将它写了下来。

在过去的几周里我曾对我所面对的一切感到不平,可结局却使我对过去所谈论的一切都追悔莫及。我放弃为那份记录写下结尾,因为我知道在那段探索之旅中我也如众人一样对未知妄加推测;我以为我足够冷静又足够卑微,可我在与这个世界相处时又仍旧自大。

蝙蝠侠要我为他的男孩写一篇报道,玛莎·肯特要我为她的儿子写一篇报道,我想为这个平凡之中的斗士写一篇报道,于是这篇新闻就这样诞生了。这是第一次,有人在我的账号下留言:“做得好,弗兰克”,而非往常那般的咒骂。蝙蝠侠做到了我未能做到的——在过去的日子里我试图寻找这个社会上“人”的某一部分的存留,可我长置黑暗的眼睛却未曾发觉;在所有人都在黑暗中沉沦时,微茫的希望又怎么显现?

于是蝙蝠侠带来了克拉克·肯特,他带来了“火柴”……一个如此英勇却藏匿在人群中的守护者,蝙蝠侠的合作者。他有许多种理由保守这个秘密,可他却决定在这漫长的、漆黑的、飘落无数哭泣的雪花的夜晚,为所有看不明朗的人擦亮那支火柴。

他要给我们看到的是“人”的力量。

我永不忘记,在那一个夜里,在我与蝙蝠侠这临时的友人即将分别的时刻,他从长椅上离开,步行着,缓缓的走回黑暗里去。现在我知道他不是怪物,我知道面具之下有一个与我一样受伤的男人。

我在哥谭的深夜里步行回去,那些曾让我害怕的都在微光里散去了……广场里的灯零零落落,便利店里阿黛尔正唱着

所有人都会心碎。

 

我去了堪萨斯,想要将肯特遗留在大都会的物件带给玛莎·肯特。但她已经搬走,离开了那幽灵栖居之所。房屋外面挂上了出售的广告牌。我知道我很难再见到她了。

 

后来我还去了星球日报。在我了解这一切之后,我想要对莱恩道歉。

当我出现在办公室时,电视里正在追悼肯特。我看见露易斯·莱恩的眼角有一滴泪流下。她用手帕轻拭,大抵是期望妆面未花;可那泪仍缓缓地落下来。

我知道她为何落泪。

我们都很失望。我们都曾被伤透一颗心。因为当时光远去,我们都会明白,爱不能动摇冷酷,呼吁和呐喊动摇不了愚昧,眼泪动摇不了死寂,祈祷和希望动摇不了荒唐。一个人所发出的声音太有限,太渺小,甚至不能在人群中说服一个人;而当千千万万个人发出声音,睿智的也会变为愚蠢,体贴的也会变为蛮横,爱恨变作尘埃,宏大化为乌有;因为人们无法沟通彼此,不能妥协,不可协调,个体和个体之间都是荆棘和铠甲。

可是我们还是想要说话,要发出声音,要呼吁,要呐喊,因真理未从世上褪去,真相还未揭露,有人在狱底蒙冤,有人在病房哭泣,有人在等待一句回答;所以我们要报道。

克拉克·肯特为此奋斗一生。所以我们崇敬他,纪念他,爱戴他,因为没有人能与我们一样理解他对这个世界的失望和爱慕,以至于写下第一行字时便流下泪来。

 

 

*出自纪录片《寻找薇薇安·迈尔》,感谢关于它的一切!

 

便利店里的那首歌-Lovesong

 

——END——

起初是因为看到纪录片时一闪而过的想法:一个已经逝去的人,在离开以后人们才竭尽全力纷纷回忆,在这些言语中拼凑出一个薛定谔的人生;ta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呢?人们看到的就是对的吗?但不可否认的是,来自人群的理解中也有很动人美妙的地方……于是我写了它。

我用了一些纪录片中的元素,比如相机,比如访谈,比如身后名;因为这个害羞的、不需要进行眼神接触的相机,就像克拉克的双重身份一样。但我没有着重写它,因为弗兰克是个不明白它的人。我想写一个非常局外人的故事,他看到了很多但是又什么也没有看到;所以他不完全理解蝙蝠侠的所作所为。可他看到的也是蝙蝠侠想要让人们看到的所作所为。

虽然对于这篇文章还是有诸多遗憾,毕竟间隔一年,许多想法都变得很模糊...不过写到这里我也非常满足。希望它没有让你觉得很仓促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17)
热度(230)
  1. 重雪晚Isgaard 转载了此文字
  2. 沉舟咥Isgaard 转载了此文字
© Isgaa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