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衷耍宝 但不好笑

【BS】耶稣重返地球(下)

涉及JL电影剧情,未观影的gn慎重阅读

 

 

 

6.

啊,是啊。超人的确很强,他可以飞,有着无与伦比的力量,还有热视线。如果他还在他们一定可以赢。但他已经死了。

巴里不知道布鲁斯是在经历了怎样的考量之后写下的这句话,但在这么多次刷新时间线的行动之后他就像布鲁斯告诫自己“相信巴里”那样相信着布鲁斯。他从未听过死者复活的消息,也不知晓这其中的秘密。可他相信布鲁斯。巴里唯一明白的就是当他写下这句话,他的心中便会是有答案的。

他在回到家之前就将那三袋面包吃完了,穿越时间线总使得他精疲力尽,并且比往日更饥饿。甚至他也快忘掉街角的泪水——在他看明白字条上的新计划时。巴里正为这个素未谋面的幽灵英雄而感到雀跃,对于接下来他将要迎接的一切都感到激动不已。

但事实就会是那样的吗?在他们经历了这一切以后,突然迎来美好结局?

巴里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每当他满怀希望时这个世界又总会用实际行动告诉他生活并非童话故事,让他深陷失望之中。

布鲁斯几乎是在看到纸条之后的第一时间便同意了这个方案,巴里能感受这个似乎永远平静的男人在那一刻心中又重燃焰火。他以为自己是带来火的那个人。可事实却惩罚他,让他被现实的阴影牢牢束缚,让失败的秃鹰日日夜夜时时刻刻啄食他的灵魂。

人们深陷黑暗是因为他们以为光明不会再来了。但是他们会带回他,带回那个会笑着解释S就是希望的那个人。但现在巴里却不得不诘问自己,他们真的能把希望带回来吗?这是否就是他们愚弄时间的代价?他们是否深陷莫比乌斯之环而不自知,如西绪福斯一样徒劳却不知晓?

第一次,他们试图复活他,可是没有足够的电能。当电路烧毁灯光退去时他看到布鲁斯终于离开了那个从进入此处便一直占据的角落,在沉默的黑暗里巴里看到他靠近了他,那个看起来就像是沉睡的他;直到布鲁斯握住克拉克的手。

他往回跑去。

第二次,他们让维克多带来更多的电。但那仍旧没有什么效果。他们看到克拉克的睫毛动了动,如同风拂过等待绽放的花朵。但他们没有等到。

他往回跑去。

第三次,戴安娜开始驳回这个计划。他看得出布鲁斯心里仍然在期待——这是一个还没有亲眼见到希望沉寂的布鲁斯;巴里无法说出任何话。这一次他们像过去那样迎战了荒原狼。然后他第一次见到布鲁斯是如何枪决了即将变成类魔的自己。

他往回跑去。

他不知道自己还可以跑多久。他不知道这场时间马拉松的终点会是一个怎样的故事。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还真的相信希望。

可这不是他一个人的旅途。他不可以结束,不可以放弃。

巴里·艾伦不可以认输。

 

7.

他们复活了克拉克好几次。这一次也一样地困难。

或许他们不会知道,也不会记得。他们是在失败了多少次以后又回到了这个起点。布鲁斯在这种时候总是对的——他知道孤胆独行改变不了一切,他知道他们要聚合到一起才能触碰希望;他知道在这个时候他们需要超人。在无数次地失败中巴里几乎能感觉到这位大都会的守护者就是最后一块拼图。但这样的直觉仍旧无法说服他们。巴里知道戴安娜的担心不无道理,他甚至也不知道如果他们面临着最坏的那一种情况他们将要如何应对,而未来又要如何抉择。

就在此时此刻,他们还在争论不休,想要彼此说服。巴里不想也不能加入其中……他知道他们最后会做出怎样的选择。只因这已不是第一次发生。

混乱里,他听到亚瑟说:“这不够安全,而我们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现在我们拿到母盒就应保证它不被荒原狼取走。”

“但在过去的时间线里它还是被拿走了。”布鲁斯答。

“你想说什么?”亚瑟·库里在巴里的所有时间线中第一次站起来,张开手臂,对这个房间里的每一个人怒吼,“你想说失败就是我们的命运吗?那我们为什么要重启时间线?为什么不让痛苦终结在第一世界里?”

不是这样的,巴里想。我们才不想失败。可他说不出任何话;因为这怒吼是那么迅速精准地切中了他痛苦与怀疑的根源。在这一瞬他说不出任何话。他只感到灭顶的难过。

再一次,布鲁斯将手搭在他的肩膀。巴里又回想起父亲被捕那一天放在他肩上的手。他听到这个一直以来、在所有时间里都是如此可靠的男人平静地回答:

“因为我们都发了誓要保护它。你不能率先放弃。机会现在就还在我们手里,我们只是在寻找那个正确的方法……还有那么多人等待一个机会。等待希望来临。等待有人告诉他们前路何方,等待明天会更好。我们身后还有家人,还有朋友,还有一生所爱;我们不能让我们的世界终结在这一天。我知道你们焦虑、苦恼,可是这就是我们现在要克服的事情。后悔应当留给胜利的未来。”

 

8.

最终他们没有使用母盒,维克多在计算后提出了让巴里带动更多电能的新方案。这是他们目前为止最接近成功的一次。

在所有人的瞩目中,他看着那个死去多时的氪星之子睁开双眼。那双蓝眼睛从混沌到迷茫,然后锁定了他。

“……你是谁?”他说。

“这是巴里,克拉克。这是戴安娜。这是维克多。这是亚瑟。”布鲁斯俯下身,进入到他的视野,轻声说道。

克拉克抬起眼,目光随着布鲁斯的手指一一望过。他看得很深刻,很认真,像是要将这些素未谋面的战友铭记在心底。

“很高兴见到你们(Nice to meet you)。”他伸出手来。布鲁斯回握住了它。随后是戴安娜。然后是巴里,是维克多,是亚瑟。

但他们都知道他仍旧虚弱。巴里明白得更清楚一点:他们带来的能量仍然不能彻底修复他的创伤;克拉克依然可能像前几次那样再度死去。

戴安娜向他讲述了他们正在面临的一切。

“啊,”克拉克眉眼舒展,“谢谢你,巴里。为你所做的一切。”

他伸出另一只手,轻轻放在这个团队每一位成员叠在一起的手上:“很抱歉我缺席了这么久,缺席了与你们并肩的战斗。我很抱歉。这一次也许我也帮不上忙。”

“但是我知道,只要大家愿意去做一件事,那我们就会成功。我知道你们就是那样的团队。”

“是‘我们’。”戴安娜说。

他又笑了。这一次就连亚瑟也紧握住了他的手。所有人都紧握彼此的手。一如灵魂中的一部分正彼此紧握。

克拉克缓缓地眨了下眼。“不是每一个人都有机会重新醒来,是吧?”他微笑着说,“因为你们我才成了这个幸运儿。所以不用担心。你们也会给所有人带去好运。”

巴里不知道为什么他能笑着说出这些话。不明白他为什么就这样接受了再一次的死亡。他不明白他为何笃定他们拥有的就是幸运。他不知道为什么他就这样宽恕了他们一次又一次打扰他的安息。他握着他的手,眼泪掉了下来。

“不要难过,巴里。这不是终点。我们会改变它……直到被偷走的命运回到我们的手里。”克拉克闭上眼睛,“我们还会再见的。”

 

9.

巴里再一次往回奔去。他跑过很长很长一段路,他跑过很长一段时间,他奔波于似乎永远也不会向前的那几日,只是为了斩断那三姐妹擅自决定这个世界结局的双手。

他是过去与未来的信使,是那无数时间线里将要成为亡灵的众生的庇护人;他又一次往回跑,他跑过的路程是所有人的一生。

他想起少年时他也曾对这个世界感到怨愤,他不能理解正义竟就是这样让父亲蒙受不公,他也曾问自己:“为什么要弄清楚该死的善恶,这么做真的值得吗?*”

可是当他在很久之前的那一天对蝙蝠侠说出“我加入”的时候,他就知道他所做的事情都是值得的。如果没有善恶,不公就仍会继续下去;如果没有善恶,这个世界会在第一纪元里就沦陷;如果没有善恶,人们就不会期待希望回来。

那是他第一次与超人对话。他第一次听到他的声音。他第一次看到他的眼睛。然后他明白了布鲁斯所说的所有。他看到在那一天希望会回来。

于是他往回跑去。

这一次,他们会用上母盒。这一次,他们会放下所有顾虑。这一次,他们会在恐惧里找回希望,在无尽里发现终点。这一次,命运回到他们的手里。

他看到克拉克睁开了双眼。在另一个时间里他兑现了承诺,他与这个世界又终于重逢。

可他也未想到那个温和的灵魂尚未彻底苏醒,在那场风驰电掣的战斗中巴里几乎一败涂地。他终于确认了布鲁斯的执着,也确信这力量可以带他们走向胜利;但前提是克拉克能够冷静,并恢复清醒。

圣母玛利亚!巴里躺在破碎的纪念碑中。愿我们的应急方案有用。

随后他听到了哭泣的声音。克拉克与他的母亲拥抱着,他的母亲正在流泪。布鲁斯拥抱着他们,沉默着,像终于等到旅船归来的港湾。

妈妈保佑。如此久以来,巴里·艾伦第一次真正地感到了放松。

 

10.

布鲁斯一直是对的。

他是明白“S”标志含义的人,他是至始至终都信任巴里的人,他是预言了这场无尽赛跑结局的人。他从第一次重启开始,就看到了人性中闪光的东西;他交付的信任使巴里一直奔跑,他与其他战友们一次次的自我牺牲给计划的每一步探出明路。

所以他们胜利了。他们必然胜利。

巴里或许永远不会忘记,在终止无穷循环的那一天,他带着那一家人离开战场。他看着那个小女孩天真的眼睛,看着那父亲母亲的惊讶与愁眉苦脸。他们还不明白这个世界发生了什么,在另一些时间线里的他们又经历了什么。

但他看见那一双双眼睛,他就知道,就是有这样的一些人,在最困顿、最黑暗、最绝望的时候,仍然相信这个世界会对他们施以援手;他们相信会有英雄前来。

我们的帮助、我们的努力、我们的馈赠——绝不会、也不应成为他们的罪过*。巴里想。我们出现,我们集结,不是因为这个世界需要拯救,不是因为正义必须战胜邪恶,不是因为要从世界的终局里夺回七十亿份的自由。而是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人,在那命运一日到来时选择相信那也许不会被回应的请求,在厄运深不见底时选择相信某一刻他们能从深渊里被挽救。

在那些他们无力抵抗的力量面前,他们对这该死的命运说:“会有人来的。”

这个世界还没有彻底陷入恐惧,这个世界还没有彻底陷入绝望;这个世界的希望还没有被灭绝。他们当中没有任何人是那高不可攀的神明,没有任何人能展现翻天覆地的神迹。可是当这个世界上还有人在呼唤他们时,当这个世界上的人们还在期许明天会更好时,他们就要抗争到最后一刻,要从命运手里抢回丝线,要从滔滔时空里逆流而上,寻找希望何处,寻找一线生机。

他们都知道,在2017年,超人从生死之中返回地球。荒原狼最终落败。正义在此刻降临。

那个女孩还在看着他,巴里看到她眼中好奇的闪光。这里没有法官,也没有基督;神灵自荒古离开便不再回来。这片土地仍如他第一次来到时那样荒芜,这些家庭也如他曾了解到的那样不明前路。可这又有什么关系?

一切都会变好的。

他朝女孩微笑,第一次或许也是最后一次介绍自己:

“陀思妥耶夫斯基!”

 

 

 

*引自陀思妥耶夫斯基《宗教大法官》

 

——END——

 

 

这大概是我没有前期准备却完结得最快的一篇文章了,完全出于看完电影后的不冷静;写作时也没有对措辞造句有太多的推敲思考,甚至也不是一篇通常意义上的slash文章。感谢大家的包容。

以及:全是毒鸡汤。现实生活中遇到困难危险请立即拨打110、119、120,应积极自救!欢迎指出ooc与bug

全文写完觉得最对不起的是闪闪,哭了好几次;但我们知道他是坚强乐观的小天使!在此对他道歉。

谢谢看完这个故事的你!

评论(26)
热度(301)
  1. 密涅瓦的猫头鹰Isgaard 转载了此文字
© Isgaa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