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衷耍宝 但不好笑

【BS】今夜或许不再

标题:今夜或许不再

原作: DCU

作者:Isgaard/伊思嘉

分级:G

配对:布鲁斯(蝙蝠侠)/克拉克(超人)。斜线有意义。

声明:他们不属于我。

Summary:情人不会在最终相遇,

                   因为他们本来就一直生活在一起。*

 

椰椰 @流耶  的点文。一发完结。

 

 

 

场馆里很暗,灯都尽数熄了。但这里仍旧很热闹。坐在这里的人,绝大多数都是为了亲耳听到偶像的歌声而来到这儿;又有一些人,即便未能坐在这里,也早早地在场馆之外聚集,期盼从天幕之下能漏出一点音乐,来慰藉自己的心。

 

所以尽管这一刻如黎明前的黑暗一样黑,可也并未如黎明前夜那样安静。起初只是有二三人在窃窃私语,后来却像春风吹皱湖水,好像场馆里所有的人都在议论。发出的声音又微小,又庞然,克拉克听见它是怎样从角落烧尽了原野,在黑暗里又像细雨一样无声。

 

他看得清每一个人的表情,他知道布鲁斯也是。这些人在来到这里之前,脸庞上的表情纷纷杂杂,有焦虑,也有喜悦,有漠然,也有饕足。但落座了,情绪又像那沙沙的私语声一样,渐渐在人海里统一了。他看到,在黑暗里,每一个人都有快乐和期盼的目光。

 

现在他已能很好地控制自己,因而在这人潮里也能很自得。他看到灯光亮起,落到中央的舞台上。女歌手从舞台中央出场,人们安静片刻后发出一阵阵浪花似的的欢呼。她在舞台中站定,这一刻所有的光都披在她身上,似火焰吸引飞蛾,所有的目光也都向那里汇集——瓦格纳在做改革时大抵也是这样想的。只注视着那儿,只听那儿发出的声音。不要关注除此之外的一切。

 

可布鲁斯就坐在他身旁。克拉克回忆起他的目光也曾似现在这样,像追溯一颗孤星一样追随他,全心全意地聆听他。当他出现在视野中,便再也移不开目光了。

 

他是黑暗,但他也耀眼。

 

克拉克扭过头去,遵循心中的意愿,看向布鲁斯。

 

布鲁斯若有所感,也转过头来。

 

目光在黑暗中相触一瞬。又很快分开了。

 

开场的一曲唱罢,乐声复又响起。女歌手没有往台下走,与观众便也未有什么互动。可她的目光望向何处,何处便如风吹拂。观众的声音宛若水波,荧光棒像摇曳的水草。风来过,便飘摇;风去了,又沉寂。

 

克拉克曾想象不出人潮的声音。在过去,那意味着嘈杂,意味着慌乱。可他听到她在那里唱歌,歌迷的每一声惊呼和尖叫都像遥远黑夜里的一点光亮,像天空里所有的星星。他听到那声音像浪潮,像银河闪烁,此起彼伏,熠熠闪闪。她的声音仍坚定不移,任由潮水拍打暗礁。

 

原来时间真的能磨平一切。

 

曾经他以为不能想象的,现在也能想象。他以为难以为继的家庭生活,也终于成为他最安心的回忆。他以为永不平息的爱,现在烈火也在时间里燃尽。婚姻不是爱情的坟墓,时间才是。

 

过去他不知道如何做好一个英雄,不知道怎样才是榜样。语言在心中留下创口,战斗在身上留下伤痕,他与布鲁斯一同往前走去,一刻也不想挪开目光。

 

他以为这会是永远的事。

 

在生活里,要顾虑的那么多。要使大家都感到妥帖,将一段人生装点得亮丽,就不再是只寻求着自我的快乐就能做到的。对于克拉克来说,这或许就如幼年时遮掩超能力一样难。

 

以前他们在谈论理想。现在只是在提工作。哪里发生了地震,何时要有恐怖袭击,哪处文物将被破坏,他们已能不动声色地说出。理想使他们走上这条道路,然而生活使这条路长久。梦想总有一天会平淡,可人总是要活着。

 

只是过了好多年,他们才想明白这个道理。

 

其实平淡也没有什么。在过去的十来年里,他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

 

在你喷过香水的地方,很久以后也还会残留气味的痕迹。有一些好电影要十多年后才有人懂它的好。当一时的金钱、权力、名誉都随时光流去,当人们也为争执而疲惫,当作品只剩下作品,观众才心平气和地察觉出它的好来。

 

所以平淡也没有什么。爱在十年以后也许会虎头蛇尾,工作却仍旧能在继续,在传承。

 

克拉克感到前半生的愤懑后来都平息了。在生活里,别人对他的好,他要回报;别人对他的坏,时间也不会记得。日子就这样过下来,慷慨激昂的岁月总会过去。人不可能永远依赖着荷尔蒙与肾上腺素过活。要从这一生里得到快乐,先是要宽恕,再是要和解。

 

他想,宽恕他已经做到了,或许也将要与自己和解。后半生的快乐终于在复苏,他相信很久以后他会彻底忘掉曾经的夜晚。

 

今夜他坐在这里。他确实没怎么听过演唱会,也没有空闲的时间关注明星。可他看着这里的所有人都那么专注,他知道有的人不远万里来到此处,就是为了与这万众瞩目之人,隔着遥远距离相处片刻。有的人狂喜,有的人流泪,有的人只是觉得听见她的声音便感到万般满足。纵使多数人往日的生活庸庸碌碌,在这个夜晚他们的灵魂也快乐得要燃烧。

 

啊。克拉克恍然。氪星人与地球人又有什么分别呢?

 

舞台上光影在变幻,女歌手的歌喉像是一颗美丽流星,从黑色的场馆里划过。吉他的声音像月亮,钢琴的声音像水。克拉克很久没有看过演唱会,他知道,布鲁斯也是。

 

布鲁斯看得很专注,克拉克也并不想打扰他。他们的座位相邻,手臂搭在扶手上,肩膀便能贴着肩膀,手肘贴着手肘。过去,他们也曾有过更亲密些的拥抱,但现在克拉克只觉得这个距离就很好。

 

现在他们也能来听一场演唱会了。这也很好。

 

他们这个年龄,算不上很大,可仔细回忆,原来也过了很多年。当年跟随身侧的孩子长大了,担下了那时他们也会担下的事,时间便忽而富余起来。

 

从前觉得很匆忙,现下匀了些事务,又觉得所能忙碌的也不过如此。

 

“是你老了。”克拉克说。

 

“你也老了。”布鲁斯说。

 

 

 

 

演唱会结束了。女歌手在沸腾的人声里从后台离开。人们或叹息,或兴奋,议论纷纷,各自离场。场馆内的照明一一打亮,黑暗被撕裂,舞台的构造也暴露出来。那些飘渺的光影幻梦变作赤裸的真实,美丽的东西对他们来说原来也不过假期。从某一刻开始,等待在某一刻结束,快乐和沉重相伴相随,明知要终结,也还要为美好回忆而努力绚烂。

 

结束了。不约而同的,他们在这一刻同时想道。

 

“带你飞回去吧!”克拉克提议。

 

“何必要赶那一点时间。”布鲁斯拉开车门,“这个晚上还没有结束。”

 

克拉克听了这个提议,顺从地坐进副驾驶。

 

他看着他启动,看着车灯打亮,看着他隐约光亮下与年轻时重叠的脸。过去他驾驶蝙蝠车时总穿着制服,细数下来这竟是他第一次看到他开车时露出的脸庞。

 

车向前开去。

 

今时今日,此时此刻——克拉克想。布鲁斯的车里放着好多年前的歌。他记得他不是那种会在车里放歌的人。或许是今夜太开心,因而忘了曾给自己的规定。

 

我也很开心。他想。

 

即便他知道这车要开往哪里,在多少个路口后将停下——就如童年时旅途结束,汽车驶回农场时心中也曾有失落,但无论是过去或是现在,他也还是要开心。他曾经希望旅途永远不要停止,汽车永远在道路上穿行。他看见汽车从荒原和山地驶过,路途上也有小镇人家,速度很快地从一旁路过,克拉克也感觉像看完了沿途的一生。

 

当他坐在车里,就像被隔绝在世界外;那些欺侮,误会,痛悔,那些言语伤害,那些情难自禁,都变作尘埃一样小;他可以只注视这一个窗外的风景,可以只全心全意听这里的歌,他可以不再管外面怎么样,他只感受身旁之人。

 

在演唱会时,他尚且以为无动于衷。好多年了,心里都不再有波澜了。为何今晚总是在想他?

 

克拉克侧过头去,就像在演唱会时那样。

 

布鲁斯感受到了那视线……一道他永远不会忽视的视线。可他没有回过头去,任凭克拉克看他。

 

时间匆匆,晃眼二三十年也过去,他知晓,越是平淡的,时间越要消磨;越是悲伤的,时间便越要填平沟壑。

 

在所有人挥舞荧光棒时,他许愿今晚的快乐。这个快乐要何等的珍惜!愉悦在回忆里永远屹立,再微小的快乐也要闪光。一个人的一生那么短暂,十年不过一息,五十年不过一瞬。

 

从生到死的一辈子真的会很长吗?

 

他不知道。他只明白假期真的很短,因而他希望残留的快乐可以变长。

 

 

 

 

在很久以前克拉克也曾期待过坐在布鲁斯的副驾驶,期许着比亲密更亲密联系。他也曾期待过彼此戴上戒指,期待幸福宣誓。但生活不是情感小说。当你们如此亲密、如此默契了,为何不在一起?在阅读里,这个问题可以很简单;可是在生活里,它的回答永远也说不尽。

 

那时候,布鲁斯的单身派对他没有参加。那时的记者与哥谭王子从日常轨迹来看并没有过多的交集,出现在派对上只会过于突兀。于是他只在派对开始之前去见了布鲁斯。

 

他记得他们没有说什么话。他们都很沉默……明明该是快乐的时刻,为何总是沉默?

 

他还记得告别时他们握手,他感受到了布鲁斯的戒指。相触的一瞬,布鲁斯的戒指与他的戒指横亘其中,冰冷变得锐利。很快的,手掌和手掌贴近,消弭掉剩余的距离,体温使戒指拥有等同皮肤的温度……

 

随即他看到自己转身离开。他看到天空在飞行里变得广袤,城市的高楼变作林立的墓碑;土地变得宽广,树木变得低矮,公路比河流还要蜿蜒漫长,一切都变作宏伟和抽象,对比之下出现在视野中的人使他惊讶这竟是如此的渺小。

 

当他回到公寓时,过往心中未曾说出的,也就像远走高飞一样消失了。他唯一知晓的是,在明日他的最好的朋友会迎来属于他和他的新娘的婚礼。他早早地去休息,预备着明日的出席。

 

布鲁斯车开得很稳。远光灯将公路都映照得雪白,周围却仍不能被照亮。黑色就在四周,就在背后,就在前方;克拉克却觉得这一切无比熟稔,似是一次夜空中的飞行。世界因黑夜变得宽阔无垠,失去衡量的尺度,甚至使他分不清此时何时。但这一次布鲁斯就在身旁,所以虚无或是寂寞都变得没有什么可以畏惧。

 

一点点火星会不会变成燎原大火?克拉克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很小心,纷乱杂物都远离了这里,层层叠叠的灰烬掩盖其上;灰烬还有余温,但过去已经烧完了。

 

他们还是最好的搭档。他们还是最好的朋友。

 

可能这个“最好”会比爱更悠长,更久远,直到时间和空间都湮灭都会被记得。所以就算是回忆也没有什么好可惜的。

 

后来的都是新的生活了。

 

 

 

 

布鲁斯将车停在公寓楼下,克拉克解了安全带正要下车。

 

“等一下。”布鲁斯忽然说。他伸出手来,拭掉克拉克袖子上的灰尘。克拉克看到灯光下的戒指与钻石一样亮。

 

他张了张口,感到喉咙有点发涩:“注意安全。”

 

布鲁斯点点头:“晚安。”

 

灯光从上而下降临,将布鲁斯的轮廓照映得很好看,带着一点致命的英俊。

 

克拉克也向他点头:“再见。”

 

他关上车门,灯光便也回到了黑暗里。布鲁斯倒了车,转了个弯,渐渐驶远了。

 

似乎他一直在看着他远去。

 

他想起在布鲁斯婚礼的那一天,阳光普照。鲜花和美酒的香气在人们快乐的情绪与太阳里升腾。记忆中的布鲁斯出奇地好看,赛琳娜看起来艳丽又温柔。人们都在祝福着这一对新人,注视着他们走过铺满鲜花的地毯。牧师念着誓词,人们安静地等待,幸福和快乐在感染着每一个人,但克拉克在这时却少有的心不在焉。

 

当他回过神来时,这对新人正热烈而忘情地亲吻彼此。所有人都在欢呼。克拉克觉得那钻石戒指在阳光下发散出摄人心魄的光芒。

 

深情吻毕,布鲁斯的视线似乎在向这儿望来。他退回人群中去,同大家一起鼓掌。

 

他想:没有人会知道,在地球另一端的黑夜里,窗外有一支蔷薇凋落。

 

 

——END——

 

 

 

 

 

*鲁米《乍听到我的初恋故事》

============== 

坐在副驾驶上的克拉克:我不应该在这里,我应该在车底

 

 

 

推翻重写过一次,还是残留了淡淡狗血气息...

不管了。单身的都抱紧我!

评论(22)
热度(138)
  1. BluedrdrIsgaard 转载了此文字
    先马住再来看!
© Isgaard | Powered by LOFTER